第九十一章 黑夜倩影

    “就是!”,“說的沒錯。”,“留在這吧!”

    數十人竟無一人反對。可見他們對老曾的感情有多深厚。

    “很好!我現在正式任命你為奇門堂堂主,負責幫內建造工事,和陣法訓練。”

    老曾喜極而泣,抹了抹眼淚:“謝,謝云幫主。老曾再敬你一杯。”

    云楓像是突然想起來什么,說道:“對了,主殿設在半山腰以后的你們住在山下,半山腰除了我只允許長老跟親衛居住。”

    “凡本幫弟子都有成為親衛的機會,將由我親自教授武功。”

    “這里有一本內功心法,是我根據我所學改編而成,比較適合初學者,還有一本《氣合拳》,向陽,你先練,學會了教給他們。”

    “是!”

    話音剛落。

    樹林里傳來沙沙的聲音,像是有什么東西經過。

    彭松擋在云楓身前,警覺地喊了一聲:“誰?出來!”

    云楓淡淡笑道:“可能只是路過的小動物,別管它,來,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云楓的眼神里出現一絲異樣的神色,他知道,那并不是什么小動物,而是一個人,一個熟悉的人。

    酒會一直進行到子時,人們喝的伶仃大醉,陸續回到自己臨時搭建的茅房休息。每張桌子都凌亂不堪,酒氣沖天,十幾壇陳釀盡數喝完,若是還有酒,估計酒會依然會繼續。

    要說這場酒會誰最盡興,必定要數大壯和彭松。

    大壯喝得爛醉如泥,被抬走時,邊打嗝邊傻笑,嘴里不停念叨著:“我叫云壯,云壯,老大給起的,好聽吧。哈哈。”

    至于彭松,則是典型醉漢表現。提著小酒瓶,左搖右擺,顛三倒四地走回茅房,邊走邊說:“我沒醉,喝,繼續喝!”

    最后還撞在柱子上昏了過去。

    而云楓,被人連番敬酒,也好不到哪去,有些迷迷糊糊,好在內力深厚,能幫他壓制一點酒氣,不然的話,比起大壯和彭松也不枉多讓。

    就在眾人散場離席各自會住處之時,一個黑影踏著落葉,一閃而過。誰也沒有注意到,除了云楓。

    云楓回到自己的住處,脫了上衣,打坐調息。

    幽暗的月光打在云楓身上,可以清晰看到身上蒸發而出的酒精。沒錯,他在醒酒。

    屋外,一個魅影從窗前閃過,身法極其靈活,快如迅雷,肉眼很難看清樣子,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就在眼前消失不見。

    “嘣”

    云楓房門被撞開,從屋外沖進一個人影,兩把泛著銀光的短刀徑直刺向云楓。

    他一動不動地坐在床上,像是睡死過去一般,完全沒有做出任何回避動作。

    黑影冷笑一聲,用力向前一推。

    短刀毫無偏差地刺入云楓的心臟跟脖子。

    但奇怪的是,并沒有鮮血噴出。

    相反卻是類似石頭都打碎的聲音。

    坐在床上的“云楓”頓時出現裂痕,眨眼間碎落一地。

    黑影詫異!忽覺大事不好,正欲奪門而出,剛一轉身,就看到云楓坐在后邊的桌子前,喝著茶。

    “你是來找我的嗎?”

    黑影沒有猶豫,短刀飛出,對準了云楓的額頭。

    云楓側身躲過了飛刀,就在這時候,黑影已逃至門前,接過短刀,準備飛身而去。

    萬萬沒想到的是,黑影被云楓拉住了,接著反作用力,一個轉身投到云楓懷里。

    “嗯,好香。”云楓表情輕佻。

    “死性不改!”黑影說話的是一把女聲,少女的聲音。因為帶著面紗,加上夜色朦朧,完全看不清少女的輪廓。

    說話的同時,短刀也已刺出,對著云楓的手。

    云楓為了躲避不得不放手,黑影雙手撐地,扭體一轉,跑出了屋外。

    云楓追了出去,跟黑影對了幾個回合,打壞了一張桌子。

    幫中一個個喝的大醉,即便動靜不小,也依舊沒人聽到。即便聽到也沒人會幫忙。

    云楓尚有余醉未清,加上黑影身法過于靈動,居然硬生生讓黑影跑了。

    云楓想也沒想便追了過去。就在瘤子如今被燒成灰燼的茅房前大打出手。

    雙刀在黑影少女手里,如同螳螂上的雙刀,如臂使喚,靈活自如,而且狠辣無比。每一招每一式都在致云楓于死地。

    反觀云楓,背后的寒月刃一直都沒有出鞘的意思。

    云楓左手內力激發,定住黑影少女的雙刀,一個閃身,摘下了少女的面紗。

    少女自知敗露,也沒有撇過臉去,而是直面云楓,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憤怒。

    雙手一甩,雙刀寒芒大現。看上去居然比開始時長了一倍。

    大喊著沖了過來。

    “我就知道是你,虹妹。師兄怎么樣了?沒跟你一起嗎?”

    原來少女便是從天陰宗逃跑出來找云楓報仇的萬雨虹。

    此刻的萬雨虹,完全被仇恨蒙蔽,充耳不聞。哪里聽得進云楓的話。

    對著云楓一頓劈砍,云楓沒搞清楚情況,只能一路閃避。

    “虹妹到底發生了什么?是不是流殺門逼你來是我的?”

    稍一分心,云楓左手臂被劃傷,一次得逞,萬雨虹進攻更加猛烈了。

    云楓沒有辦法,雙手合十,瞬間爆發出一股內力,將萬雨虹震開。

    與此同時,云楓向前跨了兩步,點了萬雨虹穴道,這才停止了她瘋狂般的進攻。

    云楓十分無奈,一臉懵逼,全然不知發生何事。

    “有話好說,干嘛一見面就動刀子。”

    萬雨虹狠狠盯著云楓,眼神中仿佛住著一只猛獸,隨時出來生吞了云楓。

    “你個狼心狗肺雜碎!你不得好死!我技不如人,報不了仇,但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啊~”

    萬雨虹聲嘶力竭的嘶吼更讓云楓恐懼。到底發生了什么能讓一個活潑開朗的女孩變成如今這副模樣。

    “到底發生什么,師兄還好嗎?”

    “你除了記得你師兄,還記得你師父嗎?!”

    云楓一怔,落寞地低下了頭。“師父他……”

    “他死了,你這個人渣!欺師滅祖的事也做的出來!養育了你十年的師父也下得去手。”

    萬雨虹打斷云楓的話。

    云楓聽完,非常驚訝。十分確定這其中必然存在著誤會。

    “你說我殺了師父?可有證據?當時我和師父在一起不假,可師父是為了救我被霍志安所殺!”

    萬雨虹冷哼一聲,絲毫沒有改變想法的意思。“事到如今,你還想抵賴?霍志安武功這么低,他是怎么殺得了外公?”

    “但是你,不見一段時日,武功大進,就連外公生前也說你練功生了‘心魔’,擔心你,半夜出去尋你,沒想到竟遭你毒手。”

    云楓一陣頭疼,不管他如何解釋,萬雨虹皆是油鹽不進。

    “你要我說什么你才肯相信?”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