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起無明)讀 后記(作者:貓言)

    《火起無明》讀朱雀記 后記

    不知香積寺,數里入云峰。 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

    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禪制毒龍。

    ~過香積寺‧;唐‧;王維

    火起無明,因之燃燈照世。

    這年頭,好些有理想的朋友們都仆了,貓膩能挺著半仆不倒,堅持著寫出一個有點意思的故事,很讓人心為他高興。

    朱雀記,被戲稱為從一只火雞引出的故事。一只雞的故事,或者該說是一個人和一只火雞的故事。

    從字里行間揣測,這故事的由來,或原是貓膩心的一把火。這把火它憋著揪心,放出來焚心,赤騰騰的一片火熱熾焰。貓膩又是個挺悶的人,所以寫出了個燒雞記。

    朱雀記故事架構很簡單。因為一個大陰謀,所以一個男子,一個天生就是要來放火殺人的男子,某一天他降生于世上。

    這人來歷不明不白、不清不楚,懷著一肚子的疑問,然后他長大了。長大后,這人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只火雞,火雞很會放火。于是這男子就從地上放火燒到天上,從天庭燒到凈土,再從冥間燒回人世。終這只雞燒完了,故事也就說完了。

    很是平凡的人物刻畫,平靜的小城風景,平淡的世情往來。還真沒什么好看的,整個流程淡的像水似的。

    據貓膩的辯解,這原本就只是個很簡單的故事,一個不是很出名的少年妖怪神仙的故事,一只肥胖小紅鳥變成了個小男孩的故事。如此而已。

    既然如此,那么還扛著那么大的壓力?還絞腦汁為求情節突破煩惱作啥?不如隨便碼幾個字湊合湊合得了!

    難為了貓膩,辛辛苦苦的湊字數,間還病過一場,許多前面安下的伏筆都廢了,部分情節含糊了事,或者改個名叫燒水記?!

    不過,今天不是來說壞話、打擊人信心滴。背后指指點點的也就算了,當著大伙跟前還是要給點面子。

    諺語云:打人不打臉,揭樹不揭皮,揭皮活不成,打臉要拼命。如同某男,總是被女生們婉轉的稱贊:你是個好人……。

    前人看樓起樓塌,總有些悲涼繚繞于心,我看著貓膩放火燒雞,心卻是歡喜一片。貓膩是個好人……,呃,我的意思是說,他個有想法的好人。

    某人痛哭,下輩子再不做好人!

    貓膩是個有想法的人,不是因為他燒了一只雞,所以我說他好,也不是因為他燒的雞好吃,而是因為他燒雞的時候問了個好問題。

    眾生有情,有生皆苦,何能真成解脫?

    解脫者,超脫解生與死的苦厄。人世的紙醉金迷、炎涼世情、交替輪回種種,再不受拘束。或者,可以這么形容,解脫者已離開了人與人的往來,離開了人與社會的關系,臻至一種無求亦無得的地步。

    不過,話又說回來,子非魚安知魚知樂?

    解脫?解脫個俅!這問題,誰要是敢到老猴面前提問,吃不準,當頭就是一棒砸落。若問到魯大師跟前,喝,沙缽大的拳頭,見過沒?

    人生吃飽了睡,睡飽了吃。時辰一到,伸腿瞪眼,換個馬甲,的人生重頭來過。不過是個簡單的故事,那里來的那么大的一個問題?切!

    從吃飯到閑聊,從物理到哲學,從地上妖怪到滿天神佛,貓膩沿著現象的軌跡去尋覓本質,嘗試著找出某種合理的解釋。他想表達一些想法,想試著詮釋某種吃力不討好的深刻思維。

    但,一個因人而異的問題,又要如何去找出一個完美的合理解答?

    我讀朱雀記的后半部,始終感覺,似乎有一種走鋼上的不安定感。或者,問題正是源自于此。

    有些雞蛋里挑骨頭的意思。

    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這眾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諸佛,都煙消云散!

    曾經,我說:今何《悟空傳》,成功的寫下了悲壯、寫出了傲骨不屈的激情。可是我猜,以今何今日今時的閱歷,若然重檢視這一段意義,或許欣喜之余,會生出些許懊悔之意。

    今何的悟空傳,詮釋的是個人的超脫,是人生非凡特質的表征,意義上是渺小的個體難以形容的威權下,仍不放棄堅持的執著意志形態。

    而星爺的大話西游,詮釋的是另一種艱難的決定。這混濁的世間,眾生皆苦,大圣原有機會可以選擇過幸福的日子,卻為了眾生的解脫,他毅然而然的背負起原來無須背負的苦難。

    扛著金棍,大圣冽嘴笑著,無聲地蒼涼凄愴歌聲,落寞地身影決然地向著夕陽的方向一路一搖一擺的行去。沒有人知道他眼角曾流下過一滴眼淚。

    是啊!那人的樣子好丑啊。撲面的寒風帶著冷意,她眷戀地縮他溫暖的懷抱里有些迷惑地說著。

    黃沙漫天,黑風蓋地,無情地沙塵掩去了蹣跚的足印,掩不去一滴清澈的淚珠濕潤塵土的痕跡。

    我的意人是個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踩著七色的云彩來娶我……

    個體的超脫與群體的解脫,概念而言難分上下,但意義上卻有不同,這是我的看法。這樣的看法同樣存著個人角的偏頗,而永遠達不到一個真正的客觀。

    貓膩有些想法,所以他朱雀記,嘗試著探討這個問題。

    眾生有情,有生皆苦,何能真成解脫?同一只猴子,三個人來詮釋,就有了三只猴子。這問題所,也正是貓膩心憋氣所,果然是很荒謬的一個念頭,吃飽了撐著沒事干?

    勿用的《臨兵斗者》和徐公子治勝寫《神游》的故事,同樣和這問題有些牽扯。不過臨兵斗者的立論根本,于物窮而變,道窮則通,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思想。而神游的故事傾向于,打破虛空成妙有,寫的是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的逍遙。因為兩個故事和本相干不大,如果以后有機會再行探討。

    回到朱雀記的問題,誰能改變眾生的命運?又或者,擲骰子的那一只手,能擲出什么點數來?

    薛丁鄂箱子里放了只貓,箱子有致命的放射物質,二分之一的機會那貓能活,二分之一的機會那貓會死,問題于箱子還沒打開前,沒有人知道那貓是死是活。

    從上一個問題,衍生出一個隱諱的問題,誰能決定這只貓的生死?

    船至江心遭惡水,馬行半途逢危路。進或者不進?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暗天。閑來垂釣坐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這是青蓮劍仙的答案。

    也許,天地一洪爐,人生就如同下餃子。這上面是個鍋蓋,下面是個鍋爐,鍋外一把火燒著,鍋內里噗騰噗騰的上滾下翻。這鍋蓋將掀未掀之時,我等,不如且問,是誰鍋里下了啥餃子?

    其實這也是朱雀記全書精彩的地方,貓膩為了這荒謬的念頭,差點燒成了灰燼,筆下一改再改,總不能使大家全都滿意。再也許,無論再怎樣的火慢火,燒著燒著,到頭來總不免要燒成油燈枯。

    也不知道燒成薪灰的貓膩,這薪,火能傳否?

    曾對艾德說過,希望作者們開篇下筆的時候,至少都能先想好三種結局。而作者創作的過程,對預定的結局一再修正,那是很正常的事。每一次的修正,都是一種取舍。有舍,才有得。追問題的過程,原本就是精彩、也讓人玩味的一部分。

    星爺威龍闖天關里說過:假設,一切都是假設。

    我想也是,每一位作者的故事,也都不過是種假設罷了。既然都是假設,那么如我等俗人者,也無須讓自己心靈背負太沉重的壓力。

    前問,眾生有情,有生皆苦,何能真成解脫?

    不如,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是一答。

    貓言20070206

    附,小詩一,白象吼

    【白象吼】

    善知識

    我心微喜

    為這天、這地、這花、這草

    為眼燈明

    為耳內聆音

    為青蓮染黃泥

    為白象負紅塵

    誰言

    于浩歌狂熱之際寒

    于天上看見深淵

    于一切眼看見無所有

    于無所希望得救

    如是我聞

    亦安然

    貓言寫于20060608讀朱雀記白象吼章

    魯迅墓碣:于浩歌狂熱之際寒,于天上看見深淵,于一切眼看見無所有,于無所希望得救。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