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章 彼岸(下)

    不知道過了多久,易天行睜開了眼睛,身下的鳥兒子又咕咕叫了一聲。

    他馬上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輕輕撫摸著自己身上的袈裟,神識一動,將身周的六個火童子收了回去,體腹內地佛光蒸騰如霞。他抬頭,看著晶壁外側那個有些瘦弱的老猴背影,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什么。

    人間,冥間。

    無根無由地佛光在人間貫下。

    劫初的本始之火在冥間燃燒。

    老猴閉著雙眼坐在光與火的中間,左手下意識輕輕握住了一個人的手腕,那細柔的手腕。

    鄒蕾蕾的手腕。

    沒有人會忘記鄒蕾蕾,但也沒有人會記起鄒蕾蕾,在目前這樣一個紛繁復雜的境地中。

    她仍然沉睡著,安寧著,身體淡淡散發著清靜地吸引力。

    便在這時一股強大的吸力從她的身上迸發了出來!

    ……

    ……

    易朱一聲暴嘯,易天行雙眼中金芒劇閃,父子二人本自劫初來的那蓬火源,感應到了人間那縷劫末的冰息,那股人世間最遙遠,卻又是最親近的味道。

    天火化作火龍,直沖而上,扭曲著,變形著,像是舞者的裙擺,又像是春日的柳枝,挾著生命跳躍的氣息,愉悅無比地沖破人間冥間地距離,沖入了鄒蕾蕾的身體之中!

    而那記佛光也似乎感應到了什么,猛然變粗,硬生生地砸在了老猴的身上!

    一道宏流,一道毀滅地宏流從老猴的身上沖到他掌中細柔的手腕上,然后沖入了鄒蕾蕾的身體中。

    ……

    ……

    毀滅的力量,生命的力量,盡數貫入到了那位依然沉睡,不知身外事,安寧一片的平凡女子體內。卻如泥牛如海,沒有一絲氣息泛出,不論是生命之火,還是毀滅之光,終究歸于寂滅之體。

    火還在燃燒,光還在沖涮,一在冥間。一在人間,卻異常奇妙地以石猴為導體,不停灌入寂滅之中。

    不論是光還是火,都變作了純粹的能量。扭曲成了雙面沙漏一般,形成很兇險,但是很穩定地平衡。

    就像是一座橋,貫穿了劫初劫末,貫穿了這個世界的本體。

    險之又險,小書店一家四口齊出手,終于成功地化解了冥間的大危機,但同時也將這祖孫三代都陷在了冥眼上下兩方,無法動彈。

    冥間的高空之中,在陰風火息環繞之中。消失了許久地地藏王菩薩,出現在了易天行的身邊。向他行了一禮。

    易天行此時肥胖不堪的身軀終于消減了些,眼簾似抬未抬,微笑說道:“菩薩不要說自己剛好路過。”

    地藏王菩薩微笑應道:“我們每個人都在路過某些事情。”

    易天行微微頜首,柔聲道:“看來我一家四口人,就要與這如來的光芒耗上一生一世了。”他說的很淡然,似乎很隨意地接受了這樣一個悲哀的現實。

    但他還是游魂之時,地藏王菩薩便在一旁暗中看著。自然知道彌勒性情,當另有話講。

    “如來之光已經穩住,如何將這能量轉成六道輪回之力?”

    地藏王菩薩合什敬道:“如來舍法身,關閉六道輪回,今逢劫初劫后兩磋磨,只需另有一佛再舍法身,便能重啟六道輪回。”

    “再舍法身?”易天行看了一眼頭頂那光彩陸離的一幕,欣賞著萬丈佛光與跳躍火息在蕾蕾身周體內形成的微妙青衡,嘆了口氣:“那自然需要個佛爺了。”

    佛祖舍了法身才關了六道輪回。那是真正的死亡,無輪回,無重生。無涅磐煩惱,一應皆無,歸于虛無。

    若此時還需要一佛舍法身,那自然也是真正的歸于虛無。

    ……

    ……

    易天行嘆了口氣,忽然微笑說道:“菩薩,念偏滅定業真言為我聽。”

    地藏王菩薩受教禮敬:“唵,缽啰末鄰陀寧,娑婆訶。”

    一字一句,輕輕響在冥間地眾生中,眾生知道此時要有一位大德舍身再開輪回,喜悲相加,跪于地面,不敢言語。

    易天行身下的那紅鳥輕輕咕咕,似乎有些悲傷。他卻聳聳肩,身上地天火也隨之跳動,似乎十分歡喜,苦著臉說道:“想不到俺也有當黃繼光的勇氣啊。”

    地藏王菩薩微笑頌出三皈依:“自皈依佛,當愿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心。”

    易天行喃喃隨之念道:“當愿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心……原來是這么個意思。”

    ……

    ……

    冥間遠處,阿彌陀佛已收去光佛寶像,化作一面貌尋常僧人,閉目以大神通觀察著那處的動靜,發現佛光入冥之厄終于暫時消除,緊接著卻聽到了體解大道,發無上心字,不由面露微笑,對身旁太上老君說道:“老君,我要去發無上心了,你慢慢看風景。”

    阿彌陀佛發愿要去舍身重續六道輪回,歸于虛無之前,終于講了句頑笑話。

    ……

    ……

    人間佛光下,老猴咬牙心想著,自己那徒兒還有如花美眷,就這般嗝屁,未免也可惜了些。俺家眼下也算是個正牌佛爺了,褐發猴送白發人的感覺不咋嘀,難不成要俺舍身去?可那果酒還沒喝夠,書還沒看完。

    ……

    ……

    人間冥間三尊佛,此時不約而同地準備赴死去。

    便在此時,地藏王菩薩卻笑了起來,回首望了一眼阿彌陀佛所在之處,抬頭望了一眼老猴所蹲之地,復平視,清湛雙眼望著易天行,一字一句說道:“爾等即便要發這大心,又怎知道如何發?”

    易天行一愣。

    地藏王菩薩又笑道:“那個解脫的法子,只有我知道。畢竟我在冥間看這佛光也看了數百年,他滅度眾生。我啟度眾生。”

    易天行這才發現地藏王菩薩的笑容有一絲詭異,有一絲調皮,就像是一個搶到了糖果地小孩子。

    ……

    ……

    “自皈依佛,當愿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心。”地藏王菩薩黝黑地臉上微笑浮起,道道經無由響起,環繞在他的四周,他雙手合什,飄浮于冥間正中的天空中。

    “咔嚓!”一聲巨響,如霹靂般響在空中。

    一道電光擊中了地藏王菩薩地寶像,菩薩身著褚身袈裟,頭戴瓏空之冠了,斗持錫仗。于彩云之上,迎這道電光。寶像清光煥然,十分美麗。

    遠處隱隱傳來某只靈獸的嚎叫。

    眾人隱隱明白了些什么。

    空中忽然又幻出無數地藏王菩薩寶像,游于冥間四周,如風如霧,迅疾攏回,歸于一身。

    清光中,菩薩合什無語。寶像莊嚴。

    忽然,冥間落下雨來。

    這雨不是從天而來,卻是自忉利天而來,其中蘊著無量香華,溢滿陰間無限土地,又有天衣珠瓔現于四周廣闊土地,遠處隱隱可見遠古諸佛向此方禮敬,更有藥師佛攜月光日光二尊大菩薩現于空中,均面帶虔誠。向地藏王菩薩行禮。

    “南無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薩。”

    “南無大愿大力地藏王菩薩。”

    “南無大行大智地藏王菩薩。”

    “南無安忍精進地藏王菩薩。”

    “南無十輪撥苦本尊地藏王菩薩。”

    眾佛眾菩薩默然稍許,天花紛紛墜下,禮敬曰:“南無光明金剛地藏王菩薩。”

    ……

    ……

    易天行的胸口似乎被某些東西堵住了。尤其是聽到最后的光明金剛地藏王菩薩稱號之后,這才真正明白了一些東西。他與地藏王菩薩連話也未曾說過幾句,在冥間相見之后,便是以游魂之態習菩薩手抄的彌勒下生經,其時菩薩曾道:世間本無大迦--&--悠說道:“在歸元寺里這五百年,想的便是出來后,如何面對自己這個最大的敵人,料不到如此厲害的人物,居然把自己給玩死了。”

    老猴忽然說道:“你去把那唐朝和尚接回來。”

    易天行面上浮出微笑,說道:“知道了。”

    ……

    ……

    片刻后,他出現在梵蒂崗前的廣場上,遠處的鴿子不知道為什么,都飛了過來,繞著他的身體,似乎十分喜歡他身上地氣味。正在石板廣場上行走的教士們卻紛紛離開。

    易天行找到那個屋子。推門走了進去,然后看見利果斐又在吃海鮮燒烤,不由苦笑道:“師叔,師公呢?”

    利果斐苦笑道:“猜到你會來。剛才就走了,好象跑老二那里去種樹去了。”

    易天行挑挑眉頭,想不到膽小的師公居然還怕師傅揍他,聳聳肩,問道:“師叔,你是準備回須彌山還是和我們一起去住?”

    利果斐搖搖頭,嘆了聲故土難離,然后似乎想起件事情來,說道:“你答應教皇的事情,要不要我給你回個話。”

    “不用了。”易天行地目光穿過層層房屋石墻。望向教皇住的屋子,似無意間說了句:“尼采。12,快樂的知識。”

    “上帝死了?”二師叔嘴里的海蟹螯子咔嚓一聲斷開。

    一年后教皇死,白煙升起。

    ……

    說完這句話后,易天行就離開了歐洲,自然也不知道在東歐某個山林里發生的一件有趣事情。

    血族中以智慧著稱的弗拉德,此時正看著面前那個寶貝兒少年,已經快要發瘋。血族本來是通過初擁來繁衍后代。生育的純種血族,幾百年也難得見到一個。而在幾年前,一位族長大人,終于成功地誕下了一個孩子,這個孩子一降生就顯示了強大的實力,也顯示了極大的怪異。

    弗拉德就順理成章,成為這血族孩子的老師,但卻發現自己永遠無法教會這孩子任何血族地本領——因為對方拒絕。

    就如此時。

    小血族為難地伸出身后金光閃閃的肉翼,對著面前葡萄酒杯里地鮮血。滿臉不忍:“善哉善哉,這如何使得?”

    藏上雪原,高峰之上。易天行負著雙手,看著雪原上的那串黑點,面色溫柔。

    在冰雪之上,扎西喇嘛正領著自己的三個徒弟虔誠的行走著。此時風大雪大,如刀子般刮在眾人的臉上,但卻止不住這些虔誠人的步子,因為他們要趕去藏邊某處傳道。他的首徒便是曾經上過五臺山地黑臉小喇嘛,此時年紀已經大了,露出沉穩的神色,面上堅毅無比。

    身后卻是兩個可愛的小喇嘛,是幾年前扎西喇嘛在湖畔揀到的。小喇嘛年紀大小,奶氣未褪,腿腳自然不快,跟在師傅和大師兄身后十分辛苦,但卻沒有喚苦,拖著小腿踩雪而行。

    落在最后面的小喇嘛長的格外漂亮,拉著前面小喇嘛的袍角,想借些力,不料卻被發現了,便嘻嘻一笑,從懷里取出個物事遞了過去。

    被他借力的小喇嘛臉上一絲表情也沒有,接過那東西,看了兩眼。

    “師兄,這是師傅從北邊的法子。”

    原來是兩個凍柿子。

    沒有一絲表情地小喇嘛接過凍柿子后,和漂亮的小喇嘛一起抱著啃了起來,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意,只等扎西喇嘛在前面招喚,這才趕去。漂亮小喇嘛討好地遞了個給大師兄,大師兄卻是面色不斜視。

    漂亮小喇嘛和面無表情的小喇嘛互視一眼,然后專心啃著手掌中地凍柿子,啃的吭哧吭哧的。

    ……

    ……

    易天行站在雪峰之上,看著這一幕,忍不住捂著唇笑了起來,笑的吭哧吭哧的,淚流滿面,低聲道:“塾傻東西,這凍柿子哪是這么吃的。”

    風雪依然,人卻已故。

    回到高陽縣,在爺爺的墳前添了一朵白花,再回到江邊時,他并不意外地發現師傅不見了。

    老猴本就不是能在一個地方呆下去的人物,限著親情,陪了自己這么久已屬難得。喊自己去接師公,只怕便是借此分離,免得師徒二人那些娘們玩楊柳岸曉風殘月。

    “蕾蕾醒來,看不見師傅,只怕有些失望。”他微笑著說道。

    小易朱聳聳肩:“又不是看不見了。”

    “那倒是。”

    “聽說天上真武敗了。”

    “知道了。”

    “聽說玉帝要打掃門庭了。”

    “不關我事。”易天行淡漠說道。

    “二郎神的事兒好象有點兒麻煩,所以師公上天去看看。”

    易天行笑了起來:“總算能出點兒事讓他老人家活動活動筋骨。”

    一陣沉默后。

    “爹……”

    “噫?今天怎么不喊易天行?”

    “爹啊……兒也有……活動筋骨的想法。”小家伙怯生生說道。

    易天行看了他兩眼,自嘲地搖搖頭:“去吧。”

    一道紅光閃過,直奔天上隱月,江邊再無別人,只有易天行與鄒蕾蕾,還有身后那幢大房子。

    ……

    ……

    某一日鄒蕾蕾在他的懷中醒了過來,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四周的景色,再看見了那張熟悉憊賴的臉,十分欣喜地摟住他的脖子,腦袋在他的胸膛上蹭:“回來了?”

    易天行笑了起來,露出滿口白牙:“不是我回來了,是你回來了。”

    接下來才將這些年來發生的事情講給她聽。鄒蕾蕾這才知道自己原來已經睡了幾年,而在自己沉睡的時候,發生了這么多事,而葉相……一時間,女子陷入了沉默之中,半晌之后才開口說話:“發生了這么多事,我卻只是做了一個夢。”

    “想明白了才知道,人生,就是一場夢。”他摟著她,認真說道:“也許俗了些,但是不假。”

    許久之后。

    天上一道青色劍光閃過,易天行知道那女子終于上天,出于禮貌,微笑著向那道流光揮了揮手。

    看著面前不停東流的江水,易天行心中感慨,回顧過往的這些年,又想到老猴轉述的他與葉相最后那次對話,再看著這件事情的結局,不免生出些疑惑來:“如果葉相不是因為我,只怕還是會老老實實地被勢至菩薩殺死,而不會參與到這些事情中來。難道真的什么都不做,才是大智慧?”

    他看了一眼自己懷中女子的滿頭青絲,不由微笑浮上面龐,心想也許真是對的,這女子便是什么都不需要做,只是做場夢,等著這些事情發生好了。不論是佛祖,觀音菩薩,還是自己,或許都是那種自擾之的庸人。

    他指著長江的對岸,說道:“如何能到達彼岸?”

    “難道要靠無上的智慧和堅忍?”

    鄒蕾蕾輕聲說道:“或許我們就坐在這里看,看上幾億年,那彼岸便成了此岸。”

    ……

    ……

    老猴走后三個月,天雷,印尼海嘯,死傷無數。易天行和蕾蕾回到省城,沒有住進修繕一新的歸元寺,而是在湖畔小書店后面又蓋了間大屋,等著師傅和鳥兒子回來……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