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末法時代(上)

    第三十章 末法時代

    天上人間地府發生這么多事兒的時候,易天行那女徒兒莫殺卻并不在歸元寺中。此時她正在省城以西,那個高陽小縣城里,和鄒蕾蕾的父母呆在一起。這是易天行上天之前下的嚴命,若看著事情有些大條了,她的唯一任務就是去高陽小縣城保住鄒老師與胖主任的性命——可問題在于,如果連歸元寺都變得不安全了,這個世界上還有哪一處地方是安全的呢?

    淡淡的火息從她的身上,以無形無溫的方式揮灑了出去,雖然黯淡,但氣息卻是無比純正,直直沖上天去,沖開頭頂白云,沖開藍天,散入浩瀚的宇宙之中,就像是雨夜里的一點星火,雖然飄搖但總未湮滅,給那在黑暗暴風浪中前行的歸人指路的信號。

    小易朱此時飄離于空間之中,還不知何時能找到回家的路。

    歸元寺這幾天奇怪極了,雖然奇怪的事情在這方寺院里已經發生過太多次,但這次總顯得有些不尋常。首先是翠微亭前的那泓碧水不知因何緣故變得渾濁了起來,水底本無積沙,但此時卻有些濁黃,就成了一股黃色的泉水。緊接著大雄寶殿前的那香爐又不知什么原因,莫名其妙地從中裂開,里面填的黑礫散了一地,那幾根粗粗的束香自然也就傾倒在了青石板地上,從中斷成幾截,預兆大為不祥。

    天袈裟因為數月前的那場變故,此時雖然顯出形來,卻沒有騰空而去,只是依貼著歸元寺的那些殿宇,一股由茅舍原址散發出的冰涼寂滅之意,就像是無數只手一般。將那袈裟扯了下來,這些玄妙力量的源頭,自然是鄒蕾蕾,這位與易天行一樣,有著莫名其妙來歷的女子。

    正因為這樣,所以數月來斌苦大師率著闔寺內門弟子守在后園之外,不停祈福,反而沒有注意到寺內出現的這些征兆。

    老祖宗正冷冷坐在鄒蕾蕾身邊。微微低著頭,淡褐色地毛發看似柔順,但似乎連后園里的空氣都不敢去吹拂一下。數月無事,他看著斌苦瞎眼不便,便讓他回了。

    斌苦回到了禪房之中,閉著眼睛摸索著,瞎了一年多了,卻依然沒有完全適應這種全部黑暗的生活。他本想摸自己從小念的那本觀音心經來平伏下最近有些不安定的心。不料卻摸了本厚厚的書來。閉著眼,摸了摸書的棱角,再摸了摸書頁里,發現十分光滑,頓時知道這是什么事物。不由呵呵笑了起來。

    這是護法大人留在自己禪房里的色情畫冊吧?斌苦微笑著將手中地事物塞回原處,心頭卻有些悵然——易天行已經上天兩年了,兩年里,人間發生了許多事情。天庭下來的仙人死了,秦臨川死了,很多人死了,想來……天上死的人更多——斌苦想到當年與還是個頑皮生的易天行在這禪房里斗嘴的情形,不知為何,卻沒有什么回憶的安樂感,只是淡淡悲哀。

    想當初自己猜到他是這一世的取經者,于是按照菩薩當年的吩咐緩緩引他修行。真不知是對還是錯。

    旋又想到自己在梅嶺上地那位老友,也等于是間接死在自己的手下,斌苦嘆了一聲,滿是皺皮的手指開始在禪房角落里摸索,就像是在尋找自己的某個慰藉。

    終于摸到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地心經,只有薄薄的幾頁,還記得是五六年時候,水果湖那邊有位婦人偷偷摸摸捐錢印的。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斌苦一手輕輕放在書冊之上。一邊在心頭默默念著。忽然間,他眉頭一皺。本已瞎了的雙眼里卻是無來由現出極大地驚怖,手中的書冊落了下來,在空中嘩嘩響著。

    由他的手落至地面,不過尺余距離,嘩嘩風拂中,心經書冊竟然如同易碎的酥皮般,片片碎裂,散在空中!

    經書損毀的異常險惡。

    “來人!來人!來人!”斌苦站起身來,身子撞到桌角,卻是顧也不顧,只是極凄惶地狂呼著。

    一會兒功夫,小沙彌和幾個內門弟子來了。斌苦令他們扶著自己行走在歸元寺中,極焦急地四處打望,卻是什么也看不到,但總覺得有些異樣的氛圍充盈在寺內,他命身邊的弟子觀察寺中有何異樣,直到此時,歸元寺僧人們才發現自己的寺廟竟然出現了這么多古怪地跡像。

    不止翠微變黃泉,束香中斷絕,連九六年修繕的極為美麗的亭柱也開始剝落漆皮,看著頹敗不堪。

    走到大殿后門,一行人走了進去,恰好對著佛像的背后,在這里供奉著一尊小像,看似隨意,卻是歸元寺這么多年來的真正命脈——南海觀世音菩薩。

    站在菩薩的像面前,斌苦和尚微微側頭,似乎不敢詢問,嘴唇微抖,但最終還是問了:“怎么樣?”

    幾個親近的弟子面面相覷,看著觀音菩薩像的面,內心已經驚怖到了極點,卻是不敢回答師傅地問話。

    “到底怎么樣了!”斌苦厲聲喝道,見沒人回答,不由嘆了口氣,回復往常和藹模樣,淡淡道:“是不是有異像。”

    有弟子大著膽子說道:“有點兒臟。”

    觀音菩薩像天天都有人以凈水拂拭,就算是這段緊張地不能再緊張的日子里,這項功課也沒有落下。偏偏今日菩薩面上,卻無由多出許多污垢,那些污垢不知道是怎么染上去地,像是膿水,又像是屎尿,實在是大不雅。

    斌苦嘆了口氣,小心地走了上前。用自己的衣袖細細擦拭了一道,總算是擦干凈了,但知道事情肯定不是表面上這么簡單。確實,雖然菩薩像的面部擦干凈了,但平常菩薩雙眉間,額心那粒讓人睹之安樂的紅痣卻不知為何艷地似欲滴出血來一般。

    眾人各懷沉重心事離開,就在他們離開之后剎那,觀自在菩薩塑像眉心便汩地流出一道鮮血來!

    “便是如此了。”斌苦跪在茅舍之前。五體投地,對著斷垣內望天出神的老祖宗說道:“佛像的金漆也開始慢慢脫落,經書盡成枯灰,所有應劫之像,都于今日顯現。”

    老祖宗眼睛只是看著天上,似乎那里正有一件漂亮地袈裟在飄,哼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斌苦見老祖宗不以為意。也不敢多說什么,嘆了口氣,復去園外石拱門處念經祈福。

    老祖宗忽然說道:“你們都走遠點,離此地五百里。”

    斌苦不多說話,只是安靜吩咐寺內僧人子弟撤離歸元寺。

    見他不走。老祖宗罵道:“苦臉的,你也滾!”

    斌苦反是微微一笑,就在院外坐了下來。“

    “末法時代啊。”斌苦笑著:“我也想瞧瞧到底是個什么模樣。”

    “狗屁末法時代。”老祖宗冷哼道:“俺家只知道屁股底下的陰氣越來越重了,冥間萬年積穢就從俺家的……下面冒了出來。這歸元寺里的一應佛器都是假物,自然承受不起這等陰穢之息。”

    老祖宗知道趕不走斌苦,也就不再多理,只是一昧地出神,忽然他說了聲:“原來那大嬸子把俺壓在這兒,是當塞子用的。”

    “俅事!”

    在寺外巷中飲茶無味的秦梓兒與陳叔平神識里忽然一陣激蕩,受此牽引,飄入了歸元寺中。老祖宗咂巴咂巴嘴。又看了一眼正在身邊沉睡的徒弟媳婦兒,沉默少許后忽然說道:“那女子。”

    秦梓兒跪下行禮。

    “三日之內,將方圓五十里之類地生靈盡數撤走。”老祖宗冷冷道。

    這是命令,秦梓兒根本起不了一絲的詢問之意,只是老老實實地去安排這次太平盛世里的大撤退。

    陳叔平見她走了,離茅舍殘處近了幾步,小聲說道:“大圣爺準備出來了?”

    老猴看了一眼天上,忽然聲音顯得有些疲憊:“如果俺家那蠢貨徒弟安排的不錯。估計三日后我這手腕上的鐲兒便能褪下。到那時,自然便能出去。”便要脫這五百年苦厄。不知為何,這位驚天動地的大人物言語里卻沒有什么喜意。

    陳叔平略覺詫異,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鏡。

    老猴自然懶怠與這廝分說什么,只是淡淡道:“若俺家走了,這路兒開了,頭頂袈裟里的佛光誰來擋著呢?”他忽然拍了拍身邊地石板地,只是隨便拍著,石板盡碎。

    陳叔平不知這下面有什么大事情在發生,有些發愣。

    老猴忽然望著他冷冷說道:“你不是想知道你家主子在哪兒嗎?”

    陳叔平面色一緊,俯地大拜:“請大圣爺指點。”

    “若不是感覺到你家主子從下面遞過來的消息,還真不知道這事情麻煩成這樣。”老猴吸了一口冷空氣,挫著牙齒,發出發酸的聲音,“你家主子正在冥間。”

    陳叔平糊涂了,怎也想不到少爺竟然跑到冥間去,但心想既然如此,那一定是冥間發生了什么大事……一想到少爺身邊少了自己沖殺,不知怎的,陳狗狗心頭便一陣急慌,叩首道:“請大圣爺成全。”

    老猴望著他:“先講與你聽。六道輪回如今是關著的,你家主子現在就在下面忙這事兒,若他敗了,你此時入冥,便永世無法超脫,可想清楚了?”

    陳叔平想也未想,將自己鼻梁上地黑框眼鏡扔到一旁,微笑道:“何須想?”

    老猴毛茸茸的臉上終于浮現出了一絲笑容,這大概是幾千年來,他第一次瞧這條賴皮狗有些順眼——一道雷聲響起,一只籠罩著青光的巨掌無由出現在歸元寺的上空,本已平伏下來地天袈裟又有感應,強行掙起少許——轟的一聲巨響,巨掌拍在陳叔平的頭頂。

    陳叔平的肉身頓時被擊成粉末,一道清光閃過,某狗的魂魄便義無返顧地投向了可能有來無回的冥間去也。

    小青獅忽然從老祖宗的黃舊袈裟下擺里鉆了出來,微微偏著腦袋,低聲哮了兩下。一般的人可能聽不懂它在說什么,老祖宗卻是面無表情地笑了兩聲,說道:“若換作千年以前,俺家出來便出來,自然不會管這城中人類死活,也不會理會俺家若脫困而出,這佛光入冥,會滅殺多少生靈……即便這六道輪回大亂,三界顛覆,又管俺家何事?”

    “只要俺家快活自在,任這些愚人死上千億又如何?”這話始自有些了當年地狠戾勁兒,但老祖宗話頭一轉,卻是嘆了口氣,“也不知是在這廟里住久了,還是被那易小子和身邊這丫頭唬弄久了,怎的心腸也軟了許多。”

    話一說完,老祖宗拎起青獅的右后腿,隨手將它扔了出去。

    又是一道青光閃過,小青獅被裹在光團中,瞬息間破袈裟而出,化為一道流光,不知被老祖宗扔到這人間的哪個地界去了。

    輕輕伸手,將蕾蕾發上招惹的一片落葉拂了下來,老家伙看著小妮子,癟了癟嘴:“一家老小忙的要命,就你這丫頭好命,一覺不醒。”接著卻又帶了一絲興奮說道:“連觀自在菩薩都顯跡流血,這陣勢大,有意思。”

    感覺身下地府里面的怨戾陰氣越來越重,他皺了皺眉頭。深吸一口氣,卷起了袖子,露出里面毛茸茸的手臂來,老祖宗活動了下手腕,手腕上那個烏金鐲子靈滑動著,一千多年都沒有正經出手過地他,終于開始熱身,準備迎接親愛地師傅大人。

    因為,一切都準備好了。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