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童子拜觀音

    第十章 童子拜觀音

    易天行趴在瓶上,愁眉苦臉,不停干嘔著,似乎喝撐著了,回答道:“菩薩好小氣,這些甘露水兒對于您來說,和那自來水龍頭能有什么區別?您隨便在哪兒打點兒水,在這凈瓶里存放幾天,自然也就變成甘露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偷偷把手伸到身下,輕輕揉著自己的肚子。他的肚子圓滾滾的,擱在靜瓶上面,行動有些不便,難怪這時候他一直趴在那兒,不肯爬出來,敢情是在“消食”。

    一柄木梳自天外飛來。

    不對,是自梳妝臺前飛來,其勢逾箭,其動逾雷,嗤嗤恐怖聲音相雜,好不可怕。

    易天行哎喲一聲,捂著額頭,摔到了瓶底,迸的一聲,在瓶腹之中回蕩著。他罵咧咧地又爬了上來,小心地只露了一個腦袋在外面,看著那個扔梳子使性子的菩薩曼妙背影,不由傻笑起來——如果觀音菩薩是這種性子,倒蠻符合他小易胃口,呆會兒說正事兒的時候,或許會舒服許多。

    “那甘露喝多了也沒太大好處。”菩薩微嗔道:“何況你現在已經是大菩薩境界了,還指望著這些外物修心,不免落了下乘。”

    易天行看得清楚,菩薩的眉間透著絲心痛,看來自己喝光了瓶中水,確實讓她不大高興。

    菩薩又道:“這甘露要在凈瓶之中存放三百年,日日頌經加諸念力,才能有效……上次不是讓斌苦給了你一小瓶嗎?你這童子,怎能……怎能……”

    易天行傻笑,用手掌拍著瓶口處的均勻瓷色,口中像野人一樣的亂叫,希望裝瘋扮傻逃過這個問題。

    丑媳婦兒總是要見公婆的。頑童子也還是要拜觀音的。

    易天行磨蹭了半天,還是從瓶子里爬了出來,走到觀音菩薩身后,手指一勾,一個蒲團從角落里飛了過來,他順勢跪倒在蒲團上,對著菩薩那曼妙的背影,磕了兩個頭。眼珠子卻是骨溜直轉,盯著那薄紗里面隱隱可見的動人腰肢曲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磕完頭,也不等菩薩發話,他便爬了起來,坐在蒲團上。

    磕兩個頭,是還觀音菩薩前世與他地情份,卻不代表著這一世。易天行還會認自己是那個在菩薩身邊捧瓶兒的小童子。

    菩薩微微一笑,回過身來。

    這是易天行這一世,頭一次真真切切地看清楚這位菩薩……

    說真切其實也不對,觀音菩薩的容顏上似乎蒙著一層晶瑩的光澤,易天行很確定。這絕對不是菩薩真正的面目,那層晶瑩的光澤,似乎有某種魔力,可以讓人看見菩薩的臉。卻又看不“清”菩薩的臉——菩薩地五官纖凈,很清晰地展現在他的面前,此處說的“清”字,是說易天行根本無法記住菩薩長的什么樣子,就算現在面對面只隔著一人的距離,看見菩薩的眉梢,便忘了他的瞳色,看見菩薩的紅唇。便忘了菩薩地耳垂如珠……真神妙也。

    果然是神通驚人,神秘無比,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有求必應無剎不觀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咳咳,在心里默念也嫌太長,他撫著自己胸口,平伏了一下心情,恭敬無比對菩薩說道:“請菩薩安。”

    殊是他兄弟,所以易天行一向不怎么尊敬。但觀音菩薩與他的關系又不一般。前一世。易天行便是化身童子在菩薩身旁捧瓶修行,有個半主半仆的意思。這一世,又是觀音菩薩親手將他扔下凡塵,歷劫修練,其間又有無數場機緣,無數兇險,這些事情的背后,無不隱藏著觀音菩薩這張看似大慈大悲的臉。

    若說關聯之深,只怕連老猴都不如觀音與易天行緊密。

    所以易天行表現地很尊敬。

    但觀音菩薩不吃這一套,纖纖玉指輕輕一揮,頭上的白紗無風而走,輕輕落在梳妝臺上,菩薩頭頂的黑發唰的一下如同瀑布般垂了下來。

    木梳先前已經當暗器扔過去打易天行了,易天行趕緊涎著臉,拿著木梳走到菩薩身后,溫柔無比地開始給她梳頭。

    菩薩似乎也不反感,微微嗯了一聲,便半靠在梳妝臺上,由他侍候。

    一陣沉默之后,菩薩忽然說道:“你這般討好我,是要求個什么東西?”

    易天行笑著說道:“菩薩知我,只求菩薩放我一條生路。”

    菩薩也笑了:“你今世已不是我身邊童子,一身境界神通早已超凡入圣,那日在須彌山與日光菩薩互證,也沒有吃太多虧……要我放你一條生路,我又哪有資格放你生路?”

    易天行柔眉順眼,像極了小太監無恥嘴臉:“求菩薩放我一條生活之路,這天界生活太過可怕,我急著回人間辦事。”

    “那你走吧。”菩薩眉眼微動,似笑非笑。

    走?哪有這般容易,易天行在心里暗自罵娘,臉上卻是表情如前,柔聲道:“菩薩神機妙算,一手操控天上人間許多事,我這輩子,全在菩薩安排之中,您不讓我走,我又如何走地?”

    他心知肚明,現在還是語笑晏然,過會兒之后,怕不又是暴風驟雨,什么事情,都還是依靠自己吧。他體內的菩提心,在須彌山外的金山上已經全部炸開了,得日光菩薩大日所迫,金蓮青菩提如今已經全部融入他的身體之中,再也沒有明顯的分界。易天行用心經內視,微微一笑,感覺到了如今境界的提升。

    觀音菩薩發現他的手上動作緩了下來,知道他在做什么,微笑道:“法會供養一日。甘露浸泡數天,你的福緣總是比別人深厚許多。”

    易天行誠心致謝:“拜老祖宗為師,普賢菩薩灌頂,老君爐洗澡,這些都是菩薩安排,我能有如今實力,全靠菩薩一手打造,真心謝過。”

    “真心?難道你不怨我暗中操控你地人生?”菩薩回過身來。一雙明眸看著他。

    易天行被這清澈地目光看的有些心慌,只好微微一笑,掩去真實感受:“或許有些吧。”

    易天行從小便以為自己是個妖怪,差點兒變成抑郁癥兒童,后來又經歷了無數險事痛事傷心事,而這些事情,全部是站在身前這位曼妙菩薩一手操控,要說不怨。那自然是假的,但問題是,正因為這位菩薩操控了自己的人生,易天行才會與平時比較起來,少了一些決斷的勇氣。多了幾分小心翼翼。

    “您讓我下界歷劫修練,難道便是為了法會上所說的彌勒降生之事?”他想了想后,還是忍不住發問。

    菩薩笑了笑,梳妝臺上的木紋都似乎在一瞬間舒展開了。

    易天行深吸一口氣:“您對師傅說。我可以助他脫困,所以他才想辦法誘我進歸元寺,收我做徒弟,然后又讓斌苦說我是什么取經者,這一切都是您地安排,為什么?取經者又是什么意思?”

    “取經為了什么?”菩薩溫柔地望著他:“上次取經,為須彌山成就了兩個佛位,取得真經渡眾生。成佛只是路上地一站,而你今世取的經,便是要成佛,便是要接著佛祖地意旨,普渡眾生。”

    “那葉相呢?”易天行苦笑道:“他這一世小時候差點兒被陳三星打死,后來被斌苦救了,看來也是您的安排。”他忽然望著菩薩的雙眼道:“陳三星的門派叫南海門,不要告訴我。他也是您安排在下界的。”

    “不是安排。”菩薩微笑道:“南海門本來便是觀音門一支。”

    “梅嶺?這事情也是您安排的。”

    “大勢至菩薩勸誘梅嶺僧人修斂佛見佛之法。須彌山十羅漢險些永墮黑淵,我不方便親自出面。只好借你與殊師兄之手,救那些羅漢出來。”菩薩平靜應道。

    “那葉相地中指頭?佛指舍利?不要說和您沒有關系。”易天行看著她的雙眼,幽幽道:“我護送佛指舍利出巡,也是斌苦安排,而舍利在我的眼前丟失,葉相又恰巧趕到香港,不要說這些事情里面沒有隱藏您的無上法力。”

    “與法力無關,只是安排。”觀音菩薩靜靜道:“五百年了,須彌山總是要改變一直被動挨打的局面。”

    易天行長嘆了一口氣:“還有我上天之后地一切事情,都有您的影響,我雖然知道,卻無法抵抗身后有您這樣一個靠山的誘惑,結果一步一步,都按照您的安排在行走,直到遇見真武。”

    他嘆完氣后,臉上顯出微笑,死死地盯著觀音菩薩地臉,似乎是想把這張臉與那張不論在人間還是在天界,總在遙遠的云層上注視著自己的那張菩薩面重疊起來。

    這張臉很慈悲,又很可怕,似乎能算到所有的事情,似乎,能安排所有的事情,無所不能,無所不知,是為妖也。

    易天行的心頭無由生起一股寒意。

    “不要這樣望著我。”觀音菩薩微笑著站起身來,走到洞口,外面的清淡毫光從洞外灑入,透過她身上的輕紗后,緩緩散開,整個身體籠罩在乳白色地光芒之中,看著圣潔無比。

    “我并不能算到所有的事情,也不能安排所有的事情。”觀音菩薩的聲音顯得有些疲憊,“五百年了,為了今天,我足足等了五百年,安排了五百年,心上已有塵埃,疲累不堪。”

    她頓了頓才嘆息道:“就算我能算到所有的事情,也算錯了一件事。”

    “什么事情?”

    菩薩回過頭來,逆著天光,面容隱在陰影中:“我算錯了你的性情,你畢竟是佛祖從天地開辟之初帶回來的那蓬火,天性愛自由,不受拘束,所以我安排的道路你不走,這很費了些事兒。”

    易天行笑了,知道菩薩說地是臺灣地林伯,莫殺,古家父子這些破事兒,也對,如果換作旁的人,身邊有這么多予取予求地力量,或許早已經在人間整出更大的動靜,獲取更大的利益。他想了想,笑著說道:“我不是傻子,既然明知道是您安排的人,安排的路,我憑什么那么走?”

    這六七年里,在他的心中,一直有個大畏懼,怕的就是佛家這些王蛋,為了渡人折騰些狗屎事情來。以前有個傳說,為了磨厲某位修士的心,先予之滿世繁華,親情友情愛情,然后再一一剝落,到最后一場秋風,葉落燈盡,那修士才得悟大道,如何如何。

    狗屁!萬一自己在人間混的風生水起,到頭來,卻被這菩薩整的竹藍打水一場空,自己倒無所謂,那自己的親愛友朋都嗝屁了怎么辦?狗屁!

    所以易天行一直很小心,與世俗里的凡人朋友們都斷了聯系,何偉胡云之流,更是早就不再聯系,就怕這萬一。而平日里相處的葉相老猴,估計這菩薩也沒那種能耐。

    “我在想,當初讓你拜他為師,是不是錯了。”菩薩不知道易天行心里想的復雜事情,皺眉自言自語道:“他本是渾然天生一石猴,卻把戾橫勁兒全傳給了你,你上天之后,四處打殺,又殺了五公主,與玉帝結下不可解的怨仇,日后要化解這一段故事,不知又要費多少心神。”

    易天行看著她微有愁色的臉,不知為何卻怒了起來,冷笑道:“菩薩這話說的好沒道理,想當日在殿群之外,我本不知道那小五下落,全靠菩薩浮出云層,暗中指點,怎么今日卻又說這種話?”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