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閑筆

    第四十二章 閑筆

    秦梓兒拖著自己被碾成夏時老柳絮的右胳膊,踉踉蹌蹌著,往戈壁的邊上走去。

    她在人間的父親,在人間的兄長此時還躺在那處,身上冒著黃泡,慘白的面皮下隱著一層死亡的灰色。

    秦童兒還有氣息,秦梓兒輕輕一掌拍在他的后背上,將體內殘存不多的仙息渡了進去,助他療傷。

    淡淡光芒閃過,秦童兒醒了過來,看著身邊的妹妹,無力說什么話,只是將自己一直深深按在腰側的右手,放了下來。

    一陣風吹過,吹起了他的衣裳,這才發現秦童兒的手一直放在一個小型儀器上,不知道是操控什么東西的開關。

    在這片戈壁之下,還藏著另一顆核彈。

    秦臨川也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瞳里已經沒有什么光彩,似乎隨時可能再次閉下。

    “你來了,我很開心。”

    這是秦臨川死之前說的最后一句話。

    說完之后,他便躺在了微熱的沙礫上,面上帶著微笑,放松著自己的四肢,似乎不是死亡,而是擺脫了某些責任之類的事情,開始享受難得的休憩。

    秦梓兒扶著兄長的肩頭,在父親的尸體旁邊安靜地坐著,天上無由而動的烏云狂風已經漸漸散了,露出這天地連接處的那輪日頭。

    紅日如血,似乎很疲倦地緩緩向著沙漠下方沉去。

    很多年后,秦梓兒依然覺得那一天發生的事情,一點都沒有真實感,就像是一出荒誕的現代劇。

    冰天雪地里,連四周高達數萬米的高峰,都被凍成了雪白。所有的巖面上都覆蓋著冰雪,遮住了原本的顏色。

    在雪谷之中,有一個極大地地裂之口,在那裂口里,巖漿正在沸騰,不時拋出幾道金色高溫的巖漿浪。

    在巖漿之中,易天行閉著雙眼,盤著散蓮花。雙手捏著蓮花童子手印,正在不停地吸納著巖漿里的高溫和火息。

    這處地裂高溫異常,卻正是讓重傷后的他快速療傷的圣地,四處紅熾高溫的巖漿像人間的風一樣,從四面無擠壓過來,按摩著他身體上的每一處傷口,濃烈地火息也緩緩灌了進去。

    腦中輕聲吟著經,以坐禪三昧經之法。催動體內金色青菩提心,將那些火息化作絲絲火元,存入菩提心中。

    他在這處融爐一般的地穴里已經洗了好幾天澡,用那些高溫的巖漿當浴露,感覺有些荒誕。但也確實十分舒服。

    傷已經全好了,只是貪婪于其中的熾烈火息,所以易天行舍不得馬上離開。

    真武大帝似乎很畏懼這處地穴的高溫,飄在空中雪峰的半山腰上。對著地底很遠處的易天行輕聲說道:“差不多該起來了。”

    大帝說話的聲音很輕,但很玄妙地在易天行地耳邊響了起來,清清楚楚。

    易天行捧了一把紅通通的巖漿,往臉上使勁兒擦了擦,覺得精神不錯,便一個筋斗翻了起來,腳下帶著兩道紅色巖流,飛出了地穴。

    巖漿灑在冰雪之上。迅即融蝕出了兩道口子,露出里面的堅硬巖石。

    易天行抖了抖身體,撲進了雪峰下厚達數十米的雪中,只聽得嗤嗤一陣亂響,厚厚的積雪被他身上地高溫迅疾融成氣流,白色霧氣灌滿山腳。

    將身體的溫度降了下來,易天行才飛到數公里外的那個草舍里,取出了真武大帝給自己備好的袈裟。套在了身上。

    他身上地頭發和眉毛。在經過那道可怕的冰河時,已經被罡風全部吹掉。這幾天的休養,眉毛長了出來,頭發卻還是沒有什么動靜,所以穿著那身袈裟,看著還真像一個小和尚。

    草舍其實是搭在巨龜的龜殼之上,巨龜緩緩沿著這北極之地的寒峰下爬動著,易天行坐在草舍中,感覺自己就像是在人間坐海船一樣舒服。

    真武大帝身形一虛,出現在了草舍里,坐在易天行的身旁,倒了一杯像茶似的飲料,遞了過去。

    易天行面色平靜地接了過來,輕輕啜了一口,然后開始盤膝打座,將從地穴里吸納的火息全數轉化成清靜地元氣,一片淡淡的光芒從他的身體里滲了出來,漸漸攏于他的背后,形成了一道清光融融的光圈,微妙光中清純寧和,隱有佛光乍現。

    真武大帝看著他身后的異象,微微瞇眼,似乎有些吃驚于他的進境。

    過了許久,易天行緩緩睜開眼睛,輕聲問道:“那處地穴是什么東西?居然巖漿能有如此高溫,而且火息無比純正,就像三昧真火一樣,在里面洗澡很舒服。”

    真武大帝微微笑道:“那是老君爐。”

    “啊?”易天行一驚,難道自己這些天就是在老君爐的火苗里洗澡?難怪如此舒服,難怪那處地火息如此強大——轉眼他又想到自己地老猴師傅當年也曾經在老君爐里玩耍過,不由嘻嘻笑了,覺得天上人間的事兒都是這么巧。

    真武大帝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微笑著解釋道:“三清閉關修煉去了,但一應法寶都留了下來,像你在下層天界遇見地那些法寶都是這些遠古仙人留下來的事物,都由玉帝掌控著,只是威力已經大不如前。但老君爐沒人看管,玉帝卻不敢留著,溫度太高,隨時可能把凌霄寶殿燒了,所以才暫寄放在我這兒。”

    他看著草舍外的莽莽雪原。嘆氣道:“也只有這樣的極寒之地,才能鎮住老君爐的火威。”

    易天行能感覺到這位仙力無比強大的大帝情緒似乎有些黯然,卻不知該說些什么,接過對方遞過來的一碗湯,不由皺了皺眉。

    他已經喝了好幾天這個湯,這湯不知道是什么做地,腥味太重,不過確實生肌止血。大補啊……

    他捏著鼻子,很為難地將那碗湯小口小口地抿了進去,不知道為什么,托著草舍漫步的巨龜在此時低聲吼了一聲,似乎很憤怒于某些事情。

    草舍里是安靜的,真武大帝與易天行二人保持著沉默,并沒有說話。

    過了很久之后。

    “當初說好的,你用我門人的身份從天路上來。我派人在南天門接你。我派出去的人,在南天門外那片宅子里等了你三天,結果沒有你的蹤跡,這是怎么回事?”真武大帝看著他的雙眼,靜靜說道。

    此時大帝地身上依然穿著那身黑金甲。腰纏蟒玉帶,長發披肩,看著古意十足,而他下意識里自發梢甲隙里散出來的仙息。已經能夠讓易天行感覺到他的無比強大。

    易天行淡淡道:“上天的時候天路炸了,再說了,我讓你接我,你就應該親自來,那一層天界里很有些厲害角色,我一個人怎么辦?”

    真武大帝微微一笑道:“不用黑著臉,在這里扮些什么。你知道我是不方便去那層天界的,讓門下去接你。已經壞了規矩。”他話風一轉,又道:“可你不該在那層天界里四處打殺,如果你悄悄從東方天路上來,斷不至于傷成你如今這模樣。”

    易天行眉梢一挑道:“我上天的目的,難道你還不清楚嗎?除了打殺,還能做什么?我本來就是個渾人。”

    “以渾人自詡,童子,你太過于強調自我保護了。”真武大帝皺了皺眉頭。

    易天行搖搖頭:“我說過。別叫我童子。叫我易天行……童子?總覺得是在玩乩童起乩。”

    “好。”真武大帝沉臉道:“易天行,你在天界里鬧的事情太大。居然斬了五公主,玉帝斷斷不能容你。你既然來投靠于我,豈不是陷我于不義?”

    “又錯。”易天行冷冷道:“不是我來投靠你,是你們需要我上來。”

    真武大帝一皺眉,便聽著易天行繼續說道:“我不理你與觀音菩薩有什么交情,我也不會相信在人間時,貼在真武大帝像上那些小紙條,便能夠讓你對我青眼有加,冒著觸犯天庭尊嚴,也要保住我性命。”

    易天行有些沒好氣說道:“天庭現在亂七糟地,大家心里有什么想法都不清楚,我可沒要求你幫我,你可別趁機喊我……”

    真武大帝笑了笑,舉手一揮,數十張小紙箋很輕柔地飛了出來,就像魔術師手上的紙牌一樣,排著隊,出現在易天行的面前。

    頭一張紙箋上寫著:“今日叩門君不應,來日還請多加看顧。”

    易天行愣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這是他們一大家子人往**旅游時,路過武當山的時候,自己留在金殿里的小字條。

    真武大帝微笑道:“事后,你又留了很多張紙條,讓我看顧于你。看在我與朱雀前世情份之上,你提地要求我都答應了,怎么如今又說,是我需要你上天?”

    易天行沉默了一會兒,忽爾笑道:“我悟道中有次關鍵的機緣,便是在武當山你的地盤里。當時我就想,為什么西游記里老吳的段子會在武當山應驗。你也知道,我這一世是被觀音菩薩像石頭一樣扔到人間地,那這些事情自然與菩薩有關,自然……這些事情也就證明了,你與菩薩的關系。”

    沉默了很久,真武大帝忽然微笑道:“你知道我們現在在哪里嗎?”

    易天行喝了一口那個淡淡青色的飲料,走出了草舍,站在巨大的龜殼之上,舉目遠眺,看著遠方那道龐大的不可思議的白色天慕,喃喃道:“此處如此寒冷。應該是北極紫薇大帝的管轄區域才對。”

    他忽然皺了皺眉,看著身后從草舍里悠悠行出來的真武大帝,有些遲疑問道:“你……怎么在這里?”

    真武大帝微笑道:“天界也不是一成不變地,我……便是如今的北極紫薇大帝。”

    易天行心里猛然一驚,面色卻保持著寧靜,斟酌半晌后問道:“升官啦?”

    “只是個稱呼罷了,你那師傅說過,皇帝輪流做。今天到他家……”真武大帝在龜殼上的一處粗紋處坐了下來,唇角浮上了一絲詭異的笑容,“我是什么時候來到這北極中天之地的?已經有很多年了吧,那時候人間應該剛好是宋初之時。”

    易天行搓了搓手,實際上是在掩飾內心的緊張,半蹲在真武大帝的身旁,看著大帝頭頂披散的黑發,小心翼翼問道:“按品秩來算。您現在就算是天庭老二了?”

    真武大帝眼瞳里迅疾充滿了融融笑意,轉首望著易天行:“怎么?很意外?”

    “不意外。”易天行笑了,“但凡和觀音菩薩關系好地人,總是容易升官地,這是歷史上早已證明了的事情。”

    巨龜緩緩地沿著高聳入天地雪峰緩緩爬行著。天地間一片靜寂。

    “你如今掌管三十二天司,各方戰神,按道理來講,除了玉帝。這地兒應該沒人能威脅到你。”易天行撓撓鼻子,“為什么還會來幫我?”

    真武大帝搖了搖頭,唇角顯出一絲苦笑:“玉帝老糊涂了,天庭秩序一團糟,而且五公主在他的授意之下,妄干人間事宜,壞了三界秩序,弄得戾氣大作。”

    易天行靜了下來。旋即微微皺眉掩飾住自己心中所想:“我不認為這是多大的事情。”

    下意識里,他不想和真武大帝討論這些太恐怖的政治問題。

    真武大帝靜靜望著他:“事情不大,但戾氣上沖,卻讓天界有些混亂,你可知道你上界之前,天庭曾經發生過一件大事?”

    “什么事情?”

    “二郎神反了。”真武大帝微笑道,看不出來有什么驚駭。

    但易天行很驚駭,二郎神反了?

    二郎神反了!

    “噢噢。”易天行半蹲著。不停撓著腦袋。“這些破事兒怎么都湊一堆兒來了?”他心里很清楚二郎神反出天庭代表著什么,這事兒所能造成的震動。比起老猴大鬧天宮也差不到哪兒去。

    真武大帝道:“顯圣真君仗著一身脫凡本事,生生斬了天庭里地若干強悍神將,若不是有他在頭前橫掃了一番,你以為此次上天,會如此輕松?”

    “我不管這些。我的目的是明確的。”易天行瞇著眼,看著隨著巨龜行走而顯得微微波動的滿天雪景,“你幫我想法子送到須彌山去,我要去找我師公。”

    “找到你師公又如何?”真武大帝微笑著問他。

    易天行一聳肩:“找到師公就去把我師傅救出來。”

    “然后呢?”真武大帝笑道:“然后你就可以把這天上人間諸多事情全數拋開,只把這些事情讓那猴子去鬧?易天行,你不會覺得自己太怯懦了些嗎?”

    易天行恥笑道:“有實力才可以扮酷,打不贏人,當然要拍屁股走人。”

    “那你在下層天界里怎生殺地如此驚天動地,竟然惹得玉帝請動了遠古神器來對付你。”

    易天行語塞,應道:“那小五把仙人從斬龍臺塞到人間去了,俺家在人間,當然得把斬龍臺毀了。”

    “原來你還是有放不下的事情啊。”

    “廢話,如果有人把武當山燒了,看你急不急。”

    “你和朱雀鳥已經燒過一次了,我似乎也不怎么急。”真武大帝微微笑著應道。

    “人間現在怎么樣了?”易天行安靜問道,終于還是沒有忍住對那邊的關心。

    真武大帝輕輕揮手,從草舍里運出一杯像茶似的東西,喝了下去,淡淡道:“無妨,五公主派下去地人雖然強大,但應該足夠聰明,不會去招惹你家的人,也不會去招惹我的地盤。”

    直到此時,真武大帝的話語里才顯出一絲帝王的霸氣。

    易天行略微放下心來,道:“那人間那些道門怎么樣了?嗯……有個叫秦梓兒的女生,她已經踏上仙路,只是還沒有來天庭報道,會不會有什么麻煩?”

    真武大帝似笑非笑看了他兩眼,悠悠道:“你知道的事情還是太少,放心吧,就算你死了,她也不會死的。”

    易天行一怔,問道:“怎么回事?”

    真武大帝不答他,反而微微皺眉道:“只是張果老正在往省城去,不明白他為什么如此執著。”

    見他避而不答,易天行知道問了也是白問,只得順著他地話接道:“張果老?仙里倒騎驢那個,應該沒什么厲害……往……省城?”他的聲音忽然高了起來:“這老不死的準備干什么?”

    “我也不明白。”真武大帝忽然眼色中閃過一絲笑意,轉頭問道:“你在人間的時候,是不是得罪過西方的血族?”

    “應該……算是吧。”易天行撓撓腦袋,腦子里閃過自己在香港在歐洲欺負吸血鬼寶寶們的畫面。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