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踩紅綾

    第二十六章 踩紅綾

    易天行輕輕飄了下來,離雷震子約摸有數公里遠,飄浮在空中,靜靜說道:“我只是不想再殺那些天兵天將,我與他們無怨無仇,何必下此辣手,如果我所猜不錯,你應該是小五那邊的人,既然你有信心殺我,那何不來個痛快的。”

    聽到小五二字,五彩云中的有些天將,還有李氏父子二人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此話不假。”雷震子輕輕扇著翅膀,大風起兮兵甲亂,天兵天將們駕著彩云退了遠去,給這兩位強者留下作戰的空間。

    “本將代天執法,擊殺有罪之人,主持正義。要戰,便戰。”雷震子冷冷望著易天行,“只是你早已真元將盡,只剩一個虛殼,你不要怪我欺負你。”

    易天行面色如常,心中卻是一驚,料不到對方察看出自己的真實狀況,微微一笑,在心里像老太婆一樣的咕噥著,為自己接下來的戰斗打氣加油。

    “我是天庭第九近身戰將!我是老九,我不是臭老九……”

    這是他對自己實力的最低定位,因為上天之前的他,已經能夠很輕易地擊倒陳叔平。

    而陳狗狗自吹,在天庭的近身戰將中,排名第十。

    他手握金棍,瞳內金異之色大作,望著飄在數公里之外的雷震子冷冷道:“我天生金剛體,一旦近戰,你拿什么跟我斗?”

    “肉身成圣,不是只有你們師徒。”

    “七位肉身成圣,除了二郎神之外,我看其他那幾位都是假的。”易天行譏屑道:“除了海會大神神通了得,但他是蓮藕身。作不得數。”易天行拍馬屁,漲自家士氣,一舉兩得。

    在正東方嚴陣以待的哪咤聽得此言,不由微微一愣。

    說戰便戰,強者之間的戰斗總是開始的很快,結束的也很快。

    一道青光,一道紅光,驟然劃破了天界地上空。就像是兩顆流星一般突兀地出現,然后沿著命運的軌跡,猛烈地撞到了一處!

    高速的沖撞之中,易天行眼中金瞳一閃,狂吼一聲,持棍豎劈。

    很拙劣的對戰方法,似乎只有蠻力一途。

    雷震子輕拍肉翅,只見二人身周的空氣急速流轉起來。就像是刮起了十二極臺風,易天行被這劇風一刮,半空中無從借力,竟被刮的生生轉過身來,背對著他!

    好可怕的風力!

    雷震子獰喝一聲。手中金錘照著易天行的后腦便砸了過去!

    易天行身子背對著雷震子,金棍卻妙到毫巔地從自己地腋下穿了過去!恰恰一棍頭砸在金錘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金錘之上驟然出現一個圓坑!

    風聲激蕩,二人被震的分開數百米。

    雷震子悶哼一聲。喉頭一甜,心中十分驚詫,心想自己乃肉身成圣,這小子是什么材料做的?竟如此之大的力量。

    而易天行更慘,雷震子的金錘乃是召云喚電的無上法器,與金棍一觸,他只覺一道極其強大的電流瞬息間穿透了自己地身體!

    雖然電流帶來的高溫根本對他形不成任何傷害,但卻讓他的肉身頓感一陣麻木。身形行動稍稍遲緩了一瞬。

    便是這一瞬,高天之上狂風大作,雷震子扇著翅膀,化作一道光殺到他的背后,又是一錘猛烈地錘下。

    金錘破風而至,高天云上驟然一亂,引動天地元氣感應,數道閃電從云中泄露出來。追著錘影。向易天行的后背襲去。

    電弧大作,看著十分魅異。

    易天行背對著雷震子。所以雷震子看不見他地眼中閃過了一絲狡黠之意。

    坐禪三昧經在體內強行運著,青蓮菩提驟然一振,一道真元被易天行生生地榨了出來,卻沒有運至四肢骸體,而是催動著自己強行扭著了身子,面對著雷震子威猛無比的驚天一錘!

    金錘連著如兒臂般粗細的電弧擊向他的面門!

    易天行怪聲尖叫,一陣波動從他地嘴里傳了出來,轟的一聲,一道天火流被他從嘴里逼了出來,像一柄熾烈的火劍一般,直直殺向雷震子的面門。

    熱息一灼,雷震子的頭發馬上變得枯干起來!

    他悶哼一聲,手中雙錘蠻不講理地在自己身前橫橫一撞,一記驚天響聲大作,雙錘之聲,電弧如蛇,連貫著匯聚著,在極短的時間內便形成了一道嗤嗤作響、泛著幽藍之光的電弧圈。

    電弧與天火一觸,很奇妙的沒有發出什么聲響,而是各自湮去。但無聲無息間,卻似乎有股隱形地威力爆發出來,易天行與雷震子都悶哼一聲,被震的遠遠掠開。

    便在各自掠開的那一瞬,他們二人似乎都能看見對方臉上眉梢的輕微抖動,距離隔得太近了。

    不約而同的,兩個人的眼中同時閃過一絲陰險狡詐的神情。

    雷震子身子斜掠向后飛著,雙足便拖在了前面,他眼中兇光一現,雙翅猛然一揮,一道恐怖至極的颶風剎那間生成,撲向前,裹住了正斜斜向東面去地易天行,強大地風力裹著易天行在空中翻了幾個筋斗。

    在同一時,兩絲極為黯淡的金光一閃即逝,沒有人看清楚發生了什么。

    雷震子見機會難得,額上肉瘤猛然發亮,口中輕吐仙訣,猛地在空中頓住身形,極迅速地一腳踏下!

    他腳下乃是千丈虛空,不知踏向何處。仔細瞧去,才發現他的腳踝之上,用細線拴著一個小巧的戰鼓,這一腳正狠狠地蹬在了戰鼓之上。

    鼓聲起,人心顫,天地動,風云蕩。

    正慘慘往后掠去的易天行,忽然感覺自己胸膛里的心臟猛地跳動了一下。似乎時刻有可能蹦出自己的咽喉,接著便感覺身旁地颶風倏然間消失無蹤,還來不及高興,便發現數道閃電無由從天而降,咔咔嚓嚓,猛地劈在了自己的身上!

    又是幾聲雷動。

    隨著雷震子蹬動腳踝系著的戰鼓,易天行身周猛然爆出無數聲雷響,天雷密密麻麻在他的身周炸開。氣流激蕩,聲勢驚人。

    易天行一聲慘嚎,渾身冒著青煙,身旁的空間都似乎焦了,他的人也被這電雷之威生生劈地向地面墮落!

    穿破千丈長空。他斜斜向下墮去,雙眼緊閉,不知是生是死。

    雷震子唇角露出一絲陰沉的笑容,卻不敢大意。雙翅一扇,便欲追下去,給他最后致命的一擊。

    翅膀輕扇,他忽然皺眉。

    千丈之下地易天行,忽然睜眼,露出一絲戲謔笑意,身子在快要接觸到厚厚大地上,強行一扭。雙手道訣疾出,用紫薇訣護住自己已然搖搖欲墜的心神,滿天云絲被他迅速吸攏,吸附在他的雙腿之下。

    嗖!

    一聲利響,眼看著要墮地不醒的易天行,在最危險的關頭,爆發出了強大的能量,云訣大動。帶動著他的身體。像一道閃電般往東南逃去!

    雷震子猛喝一聲,左右手雙錘一交。錘響天動,無數道閃電無由而生,劈向地面那個快速逃逸的小黑點。

    雷電之威果然駭人,天界地土地被雷電打的四處翻起,泥土四濺,奈何易天行逃跑之速太快,決心太強,竟似乎比雷電還要更快一些,一記都沒有挨上。

    雷震子再扇翅膀,結果再次皺眉!

    先前他便準備揮翅去捉易天行,不料一扇之下沒有動彈,還以為是自己真元耗損太多的緣故,此時再扇不動,知道有什么古怪,將雙翅圍至身前一看,他面色大變,一聲狂嚎,十分憤怒!

    “啊!”

    雷震子怒嚎著,臉上五官扭曲著,腳踝上的雷鼓亂彈著!——只見他的雙翅翅尖已經被某種尖物生生斬斷!露出里面地血肉來,點點鮮血正向下滴著,看著很凄慘。

    正是先前一觸即分時,所亮起的那兩道黯淡的金光。

    那是易天行將金棍化作了極細的金刀,然很小心地只軟斷了雷震子地一點血肉。

    先前戰斗之時,甚至面對著上萬天兵天將之時,易天行都不曾將金棍化為自己最厲害的金刀,就是為了麻痹對方,好給對手致命一擊!

    ——當然,面對著天庭大將,如果真想給對手致命一擊,反而是不現實的,極有可能被對方識破,而且可能被對方纏住,所以他沒有選擇斬殺雷震子,而只是斬去雷震子肉翅上最細微的那部分。

    似乎給敵人帶去的傷害很小,但已經足夠了,易天行只是要逃命,而在這些天兵天將中,能夠跟上自己速度的,便只有舞動著雙翅的雷震子!

    如果雷震子肉翅傷了,誰還能追上自己?

    易天行像一個火箭一樣,沿著地面極低處嗤嗤破空狂奔,唇角綻出一絲得意的微笑,旋即一咳,卻從嘴里咳出一口血來,吐在了土地上,猛然燃燒起來。

    “攔住他!”

    雷震子在高天之上狂嚎著,身邊滴下兩行血水,他猶自歪歪扭扭地向東飛去,誓死要將易天行砸于錘下。

    先前發生地事情,只在電光火石間便完成,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天兵天將們都呆在了五彩云中,不明白為何雷將軍先前大占優勢,易小妖眼看著就要嗝屁了。怎么接下來,卻演變成了易天行逃出生天,雷震子傷了雙翅?

    這個世界太奇妙了。

    但被雷震子一喝,天兵天將們終于行動了起來,陣勢隨著戰旗千變萬化,不過剎那間,便堵住了四面方的去路,更分出了兩個小隊。由斜刺里殺出,去攻擊易天行。

    易天行卻似乎毫不驚慌,保持著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往東方狂奔。他飛行的高度很地,一路風雷大作,激的地面上泥土亂飛,樹木橫倒,山石傾掠,湖水滾蕩!

    兩小隊在前面出現了。明晃晃的兵刃散著寒光。

    易天行根本不予理會,眉間一皺,體內菩提心一振,兩道天火從他地肩上唰的一聲噴了出來,就像兩道如金如赤地火羽。看上去無比美麗。

    他身子一扭,就像是螺旋前行地彈頭一樣,往攔截處沖了過去。這一扭,肩上的兩道天火翅猛然漲大。旋轉起來,像螺旋槳一般護在他地頭前。

    而這螺旋槳卻不是木頭做的,而是高溫的天火做地。

    連慘呼聲都聽不到一聲,只聞一陣嗤嗤啦啦的燒灼之聲響起,攔在他身前的兩小隊天兵頓時被燒成了一片青煙。

    這才是易天行的真正境界,他最拿手的本事:玩火!

    經此一阻,易天行的速度一絲都沒有緩下來,仍然堅定地向東方殺去。不知為什么,他顯得如此自信,似乎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從那處逃出去。

    雷震子在高空之中狼狽不堪地飛著,一路灑下血雨,心中憤怒至極,但看著易天行逃逸的方向,卻是稍感心安。

    在正東面負責攔截的,是本次天兵陣中最強大地一方勢力。

    是降魔大元帥及三壇海會大神。

    易天行此時看著威猛不可擋。實際上連番戰斗。先斬五姑娘,后劈雷震子。又與上萬天兵纏斗日久,早已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無論怎么看,他也不可能沖破李靖與哪咤的封鎖。

    想到此截,雷震子便不再急著追了,滿臉獰色,等著看易天行自投羅。

    “他來了。”哪咤英俊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冷靜地盯著前方那道灰龍。

    “他很聰明,我們很難做。”李靖手托寶塔,寶塔湛湛發光,肅然黑面上露出一絲為難神色。

    說時遲那時快,不過數息時間,易天行已經殺到了正東方的天兵陣前。

    李家親兵無一動彈,上萬道目光像釘子一樣釘在易天行帶起地灰龍之上。

    李靖嘆了一口氣,旋即正色喝道:“去!”

    他的戰袍中泛起陣陣仙光,仙光度入他掌中托著的寶塔之中,寶塔驟然大放光芒,飄飄渺渺從他的掌上飛了起來,飛到了陣眼之上,正好攔在了灰龍必經之地。

    寶塔散著光毫,光彩奪目,道道清光從塔上地小窗石欄上透出來,塔下真空,卻是沒有一絲光放出,黑幽寂清。

    哪咤仍然是面無表情,冷冷喝道:“去!”

    隨著這一聲,他身后忽然冒出一段紅綾,像是被抽絲一樣,倏地一聲,直沖天穹而去!

    紅綾色澤鮮亮,不知是何材質造成,竟讓睹者有些心神搖晃。

    紅綾綿綿不斷地從他身后往天上飛去,連貫數里,在空中如蛟龍一般騰挪輕搖,每一搖動,空中便是一陣扭曲!

    跟在哪咤身周的上萬天兵臉上露出駭色,被罡風吹的搖搖欲墜,趕緊在將官的帶領下,駕著五彩云朵往斜上方去,給這仙家至寶留下施展的空間。

    無數道精光射出,其間蘊含著十分強大的威力。

    寶塔當空照,紅綾飛天舞。

    易天行屁股冒煙,腳掌踏云,低著頭往東狂飛,只求能夠擺脫雷震子的追擊,正跑的氣喘吁吁時,忽然發現前方氣息大動。似乎是有什么很厲害地法寶出現了,不由愕然抬頭。

    霍然抬頭后,便發現前方的空中有一個寶塔正不停變大,塔身中空,十分莊嚴。

    而在寶塔之后空中,有一條鮮紅的緞帶正在飛舞著,像是舞娘的綢帶,又像是新婚夫妻手中地紅線。

    他知道這兩樣寶貝不像表面上那么溫柔。心中咯登一聲——飛行的速度卻沒有絲毫減慢,反是微微一笑,收金棍于手指,將雙手緊貼著大腿根,以最流線型的姿式,迅然提速,往著那一塔一綾飛去!

    看著寶塔愈來愈近,似乎都能看見上面的石欄紋路。已經能看見那紅綾邊上地美麗花邊,更能感受到里面地仙家氣息。

    易天行心頭越來越緊,亢奮與緊張同時占據了他的心房,但他地臉上仍然沒有一絲多余地表情。

    這是在搏命,這是在賭博。

    嗖的一聲,他化作一道流光,從正東方的寶塔之下穿過!

    便在同時。正溫柔飛舞著的混天綾猛然一直,像是被一雙無形的巨手拉直了!然后猛如龍首一吐,從高空之上,挾雜著異常可怕的風雷之聲,往地面上直直殺了下來。

    易天行閉了上雙眼,小腿上地云絲流轉地愈發激烈!

    混天綾已經殺到了他前方不遠處!綾上所附著仙息無比正宗強大,如果被混天綾縛住,不知易天行可還能掙脫。

    他緩緩將手放在胸口上。微微抖著,不知要不要出手。

    風聲大作,混天綾飛到他的身前,沒有落實,所挾的氣息仍然讓大地上的泥土像爆炸一樣滿天濺起,黑了半片天空!

    易天行皺眉,正欲出手,不料……

    紅艷艷的混天綾離他地身體不過數十米。卻忽然柔順在他身前鋪開!如同在他面前鋪了一條紅地毯。正好墊在他的腳下!

    易天行靈光一閃,哈哈一笑。一腳踩在紅綾之上,借紅綾巨力,斜斜破空向上空飛去!

    寶塔正漲,而被易天行踩過的紅綾卻忽然昂首一翹!就如靈蛇縮首一般猛地頓住,然后斜斜往上一掠,直襲空中某處!

    一陣驚天動地的響起大作。

    混天綾就像是巧婦手上地織布一樣,極神奇地倏忽間來到李靖寶塔之前,嗤嗤數聲,繞了幾個圈,將寶塔從頭到尾死死縛住!

    寶塔就像是被戴上了紅蓋頭的新娘子,害羞了起來,本來威勢十足的精光全被混天綾蓋住!正在漲大的寶塔被生生止住了漲勢,咯吱響著,與縛住己身的混天綾比拼著力量!

    借此良機,易天行悶哼一聲,化作一道精光,從哪咤的腳下數百丈的地面飛了過去,化作了一道黑影,消失在了空曠的穹野里。

    “怎么回事!”

    雷震子滿臉陰鶩地飛了過來,此地哪里還有易天行蹤影,他惡狠狠地盯著李家父子。

    李靖微微皺眉,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

    哪咤三太子卻是根本不將這毛臉雷公放在眼里,將混天綾收回手上,輕輕撫摸著乾坤圈,冷冷丟下一句:“偶有失手。”

    說完這句話,他一踩風火輪,攜著自己地父親及相關家將,往陳塘關方向去也。

    雷震子跺腳狂怒,卻也不敢攔下這二位,只好準備日后稟明玉帝,再作打算,他想了想,還是領著數萬天兵,追著易天行的軌跡,往東方去。

    “日后在玉帝處不好交待。”李靖托著掌上寶塔,飄然脫塵,輕聲說道。

    哪咤依然是沒有什么表情,沉默半晌后忽然說道:“咱老李家用得著向他交待什么嗎?”

    “只是你用紅綾縛我寶塔,卻無法解釋,萬一玉帝震怒?”李靖老成持重,考慮的比較多。

    哪咤卻不想這些,冷然道:“二哥跟著菩薩,大哥卻被打下了凡塵,你不追究,我卻要去凌霄寶殿問個清楚,那個小五跟著西邊的那群和尚成日里瞎整……你不憐骨肉,我卻要接大哥回天。”

    李靖明目微合,思忖良久:“答應菩薩的事情已經做完,你大哥追隨佛祖,這是他的造化,如今在人間歷劫,也是他的造化,童子在梅嶺救他一次,我們這次還情便罷,且隨為父歸家,莫再管這些事。”

    哪咤沒有接話,一臉冷霜。

    這二位都以為易天行既然脫了十萬天兵之困,定然一路安全,可以往上界去,一旦去了上界,自然另有大人物接手,卻萬萬料不到,易天行這苦命的童子,在這一層天界里,還要承受一處苦厄。

    易天行一路咳著血往西去,留下一地火線,極易追蹤。只到數息之后,他調理完畢,仗著身體蠻橫地復原能力修復好后,才不再咯血。

    駕云東去,不過數息,便逃出了數萬公里。

    有些后怕地扭頭望了一眼西邊,易天行暗道僥幸,今日如果不是李家父子放水,說不定真要被這些人將自己壓箱底地本事都逼出來了。

    一想到哪咤英俊如嬌娥的臉上,永遠是那般冷若冰霜,易天行便忍不住瞎想,這位與傳說中地孩兒面,似乎相差甚遠哩。

    想歸想,他的速度卻不敢慢,若再被天兵圍住,若再來幾個狠手家伙,鬼知道又會是什么結果。

    化作一道青煙,往東邊飛去。

    忽然間他皺了皺眉,靈臺深處感覺一絲悸動,這絲悸動讓他莫名恐懼,不知這恐懼是從何而來。

    下意識抬頭望了望兩千丈上似乎永亙不變的天空,他在心里像蚊子一樣哼著:“菩薩,有啥話您明說,老這樣,我會智力枯竭而死嘀!”

    似乎為了解釋他的疑惑,為了解釋他靈臺深處無由而起的那絲恐懼。

    ——正主兒終于來了!

    打正東方來了個小圈圈,打正西方來了個小煙煙。

    小煙煙是屁股冒煙,拼命逃跑的易天行。

    小圈圈是一個渾體青光,圓圓可愛,似乎老少無害的……金剛琢?

    小圈圈想砸小煙煙,小煙煙不想被小圈圈扁。

    易天行哇哇亂叫幾聲,倏地一聲飛到天上,像只蒼蠅一樣亂飛,卻不知道該往哪躲!

    “能不能讓人歇會兒?審美疲勞啦!”

    “老不死的來欺負小孩子啦!”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