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翼外之喜

    第二十四章翼外之喜

    在省城大的教工宿舍外,一輛汽車停了下來,一位年青的女教師委屈地哭著,擦著眼淚,走進了宿舍。

    省人民醫院的高干病房里,斌苦大師正半臥在床上,銀眉漸凝,對身旁服侍的弟子說道:“最近北京有沒有什么會議要開?”

    “沒有,師傅。”

    “這下可慘了。”

    斌苦大師冷汗上額,打濕了他的眉毛,胸腹處的傷口不知是真是假,但胸窩處隱隱作痛。

    在省城的另一頭,歸元寺后園里,老猴幽幽的聲音從茅舍中傳了出來:“好玩,真好玩。”

    他的身后,易朱正躺在毛絨絨,紅艷艷的一雙羽翼里酣然睡著,小屁股蹶的老高,嘴里還咕噥著夢話:“打死你個死禿驢。”

    易天行微笑望著葉相僧,道:“說來你也是存在于傳說里的大人物,我夾在這事兒里,算是給你當保鏢?”

    葉相僧苦著臉道:“師兄又在說氣話。”

    易天行擺擺手笑道:“我又不是虔誠信徒,我管你是什么菩薩,之所以在乎你生死。”他看著葉相僧的眼睛,一攤手,一聳肩,優雅之氣大出:“因為你是我兄弟。”

    葉相僧雙手一合什,微笑浮上面龐。

    “剛剛我有可能把觀音菩薩罵哭了,趕走了。”易天行撓撓頭,狀作無意說道。

    葉相僧面色大變,合什嘆道:“師兄今日說的什么胡話?”

    “沒什么。”易天行微笑道:“你我師兄弟能活著從梅嶺回來,真算是奇跡。”

    想到從昨夜至今,延綿數千公里的追殺,梅嶺與省西的兩場大戰,易天行猶自心有余悸。

    “說先前那句。”葉相僧繼續問道。

    易天行嘻嘻一笑,把剛才的事情給葉相僧說一遍,眉頭微皺道:“我相信我的判斷不會有差,佛指舍利失于香港,復于梅嶺,看上去似乎什么都沒變化,而在這過程里,禁錮著須彌山羅漢佛性的梅嶺馬生和尚死了,諸天羅漢脫困往生,而且佛指又植在了你的手上……整件事情里,就是須彌山方面得的好處最多。”

    葉相僧口宣佛號,合什敬道:“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

    “別扯。”易天行一擺手道:“她要救羅漢,輕而易舉,凈土滅須彌山,她身為阿彌陀佛身旁脅侍,怎會毫無干系?我看只是在具體的做法上,她和大勢至有爭執,所以借我們的手做些事情,同時也讓你的實力提升那么一點點,鬼知道她在想什么,萬一俺們倆被蒙在鼓里的豬頭被大勢至秒殺,難道要去找地藏王菩薩哭訴去?”

    “菩薩便是菩薩,師兄嗔念太重。”葉相僧責怪道。

    易天行一笑搖頭:“菩薩確實就是菩薩,大勢至菩薩也是大勢至菩薩。”

    葉相僧一時語塞。

    “張老師如果真是大士,那我要去拜見才是。”葉相僧滿臉敬意站了起來,看模樣真準備出寺廟而去。

    易天行呵呵笑道:“我是用猜的,而且那女孩子死不承認,連防狼術最后一招梨花帶雨搏同情都使出來了。你去了有什么用?”他忽然轉頭望向歸元寺后園上方的天空,悠悠道:“我也希望我自己猜錯了,明天我會讓六處和肖勁松他們去查一下。”

    許久之后,葉相僧忽然說道:“為了意氣,竟然連天上能排進前五名的大靠山都不要,師兄不知道是成熟了還是瘋了。”

    易天行臉一紅,喃喃說道:“她和師傅關系不錯,該幫忙的時候自然還是要幫的……先前我兇她,不過是想給她一個不倚仗旁人的好印象……嗯,就像老猴兒當年那作派,搏她好感。”

    為什么當著蕾蕾的面不說?那自然也是某男想給蕾蕾留下一個頂天立地好男兒的做派,搏她好感。

    窗外的滿天繁星忽然一抖,星光微散,似乎連遙遠的星辰都受不了某人的臉皮厚度,有些發寒。

    “咋個辦呢?”易天行忽然表現的憂心忡忡。

    別人或許不知道他這四個字里包含的是什么意思,葉相僧卻很明白,他輕聲說道:“就像先前你說我幼稚的那個問題,我一直堅持,菩薩是菩薩,葉相是葉相……師兄也如是,童子是童子,易天行是易天行,你這一世便是這一世,何必往前世往后世去看去尋?”

    易天行點頭受教。

    離開葉相僧的房子后,易天行眼光在安靜的茅舍處掃了一眼,淡青色的伏魔金剛圈今天不知為何一直現出身形,似乎里面有人正控制不住體內的力量。

    青色光圈在月下顯得十分美麗,再襯著茅舍外的秋湖小亭,景致足以入畫。

    莫殺今天也在歸元寺住著,畢竟經歷了大難,所有人都顯得有些小心翼翼。易天行沒有進屋,只是在窗外看了一下這個滿頭紅發的姑娘。他臉上一片平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二日清晨,晨光入窗,易天行醒了過來。

    他走出禪房外,知道家里那幾個人都安然無恙,于是也不著急,好整以暇地嗽口洗臉,在歸元寺殿后翠薇亭旁的空地上打了一套太極拳,又去和尚們的伙房呼呼吃了一海碗素面,這才慢悠悠地往后園走。

    “你先別去前殿,隨我去茅舍看看。”易天行招呼正準備去做早課的葉相僧隨自己走,“你那師侄出了點兒……小問題。”

    確實是小問題,睡眼朦朧的小易朱能吃能睡能跑能跳能飛能鬧,與以往并無兩樣。

    ……只是,多了一對紅紅的翅膀而已。

    老猴一如既往給不出什么有建設性的意見,所以葉相僧和易天行兩個人蹲在伏魔金剛圈外面,用手摸著易朱背上生出的羽翅,頭痛不已。

    “手感倒是不錯,拿去賣了應該能值不少錢。”易天行手指頭在小家伙背上的朱羽上輕輕畫著。

    “癢!”易朱不樂意了,若不是他實在不喜歡師公的氣味兒,他這時候肯定早已經一頭鉆進茅舍里去。

    “似乎沒什么問題。”葉相僧輕聲說道。

    易天行白了他一眼:“這玩意兒用來飛的,他本來就是鳥兒,當然沒問題,但他現在是人,天天還得去上去,扛著一對翅膀算怎么回事兒?巨無霸型麥香雞翅?”

    易朱苦著臉,心想這個形容詞兒太過分了!

    “那就別上了。”老猴發話,“咱家的孩子,上那些破有甚意趣。”

    易天行站了起來往里面吼道:“我管小孩兒,你能不能不要多嘴?”

    隔代教育總是容易產生家庭矛盾。

    老猴理虧,又有些惱羞成怒,所以干脆閉嘴,自去喝茶看晨報,不理這些晚輩。

    易朱怯生生地扯扯易天行的衣袖:“爹,實在不中,俺就不去了成不?”

    不上乃兒童人生之初時最大的夢想之一,一想到生了對翅膀可以逃課,易朱打心眼里高興。

    “不行。”

    易天行冷冷說道:“那些天上的王蛋要捉俺爺倆上天,咱們就偏不上去,在人間好好地活,活出個……人樣兒……來,你不上,想行走江湖?那是個什么搞法。”

    “那這怎么辦?”

    解決這個問題的,還是得當媽的人。

    蕾蕾打著呵欠,伸著懶腰,撓著頭發,裊裊婷婷地從后園外面走了進來,看見一大清早地家里這些人就在嘀嘀咕咕開小聚會,好奇問道:“怎么了?”

    易天行一攤手,無奈說道:“小易朱背上這兩片翅膀怎么辦?”

    鄒蕾蕾眉開眼笑說道:“挺漂亮的啊,寶寶越來越像天使了。”說完把易朱抱在了懷里。

    賴在她懷里的易朱覺得好舒服,心神一動,肋背上的羽翼輕輕一抖,唰的一聲,如火云一般的紅翼緩緩張開,然后再緩緩合上。

    柔柔地將鄒蕾蕾反抱在了翅膀里。

    “別玩了別玩了。”易天行不耐煩地說道:“趕緊想個轍把這玩意兒收回去。”

    “本來就能收啊?”鄒蕾蕾從毛茸茸的羽翼里面把腦袋鉆出來,模樣看著特別可愛,笑著說道:“昨天洗澡的時候就收過。”

    “啊?”易天行傻了眼,“那你昨天晚上跟我說易朱欲言又止的……”

    “噢,我是說這小家伙硬是不肯跟師傅一起睡,我打了他一頓。”蕾蕾嘿嘿笑著,吐了吐舌頭。

    易天行以手撫額,看了葉相僧一眼,無可奈何地搖搖頭,這都什么和什么啊。

    小易朱的火紅羽翼在后園里展開著,他的小腦袋擱在蕾蕾媽的肩上,看見老爹臉色不豫,趕緊叫喚道:“師公喜歡欺負人,所以我不喜歡和他睡!”

    易天行鼓著雙眼瞪著他:“那你剛才騙老子說翅膀收不回去,所以不能上!”

    他挽著袖子氣鼓鼓地沖了上去,把小家伙從他媽身上揪了下來,落拳如雨,便是一通亂拳猛錘。

    “作死!”蕾蕾終于施出了佛門獅子吼。

    易天行訥訥然退到一旁,小聲嘀咕道:“他又不怕疼。”

    蕾蕾豎眉厲喝道:“你知道你的拳頭又多重嗎?”

    小易朱擠眉弄眼想擠兩滴淚,蕾蕾回頭又教訓他:“你也是的,怎么能騙你爹?這么大的事兒,還有……別哭!別忘了三大紀律。”

    這一家三口鬧著,葉相僧只好習當隱形人。

    老猴又閉口自祈福。

    這家里,目前好象是蕾蕾最大。

    折騰了半個上午,終于把易朱如何收回翅膀的技術活弄通了,這翅膀非肉非金,材料很奇怪,要收回去的方法也很奇怪……除了易朱自己的神念控制之外,在那雙紅紅的大翅膀下,還有一個微小的肉肉的突起,用手使勁兒摁一下,翅膀唰的一聲就收回去了。

    易天行覺得這家伙好玩兒,挺像某種人型兵翼的,于是一直拿手指頭戮小易朱腋下那個小突突,戮了幾下,小易朱終于不干了,嚷道:“癢啊。”

    啪的一聲,蕾蕾把他的手打了下來。

    紅紅的羽翼收回后,小易朱還是那個小孩兒純凈模樣,大大的眼睛里黑瞳忽閃,沒覺著有什么出奇處。

    蕾蕾忽然皺了皺眉,走到小家伙身邊,把他抱了起來,然后停了停,又放了下來?

    “怎么了?”易天行好奇問道。

    蕾蕾忽然眉開眼笑說道:“輕了。”

    易天行定睛一看,小家伙果然比前些日子看著似乎要瘦了一些,雖然還是圓乎乎的模樣,但……畢竟清減少許,從劉歡進化到了孫楠……難道是對上大勢至菩薩的時候,噴火噴的太多,所以瘦了?

    易天行大喜,合什道:“這得謝謝大勢至。”

    “耶。”小易朱嘻嘻笑道:“減肥成功。”

    鄒蕾蕾點頭,表示贊許:“很成功。”

    老祖宗在茅舍里嗡嗡說著:“相當成功。”

    出了后園,易天行便準備去安排人手查張小白的事情,不料知客僧急匆匆地走了過來,輕聲說了幾句。

    秦琪兒來了,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