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焚心以火

    第十六章焚心以火

    千年銀杏樹已經消失無蹤,躲在樹洞里幾百年的梅嶺老僧也消失無蹤,在太平觀這山頭上,一大片林子都不見了,只留下了一座散著金黃毫光、光華燦爛、充斥天地間的一尊大佛。

    金光大佛面容安詳,雙目輕合,發髻點點曲,高鼻圓耳柔頜。

    大佛的頭頂在夜空云中,坐于林木之間,無比高大,身周籠罩在金黃的佛光之中。

    一股充斥天地間的悲天憫人氣息從大佛里散了出來。

    易天行微微咪眼,面上沒有一絲表情,逆風而飛,向著大佛面前飛去。大佛散出的金色佛光耀在他的眉毛上,給他鍍了一層淡淡金光,就像是在燃燒一般。

    大佛氣息純正慈悲,力量卻是沖天壓地,無比強大。

    易天行飛的離大佛每近一步,便感覺身周壓力頓時大了無數倍……渾身上下像是被無比重的風壓榨著,他的金剛之身似乎也有些承受不住這種威壓。

    他咬著牙,橫棍于后,往佛光里闖,萬千佛光內里,一定是梅嶺老僧。

    但他無由感到萬分恐懼……他修的是佛法,平日讀的是佛經,一應心神念識全在“佛”字之上,如今眼見得佛祖寶像,嗅著空間里的芝蘭之氣,感受著天地間的佛威,從他的心底深處浮出一絲恐懼來。

    佛門子弟,看著佛祖真容了,如何不懼不敬?

    易天行體內敬畏之心起,拜服之意起,靈臺一迷,感覺自己的每一個關節似乎都欲縮在一處,恨不得朝著那個充斥天地間的大佛像俯首叩拜下去。

    他猛地一咬嘴唇,雙眼里掙出紅色來,口中輕輕念著當年葉相僧在殊院**堂里喝的偈子。

    “凡所有相,畢是虛妄!”

    舉著金棍,便往佛光里闖!

    明知道眼前的佛是假的,佛光是假的,明知道這都是外相……但易天行的眼卻仍然被萬道佛光耀的有些迷了,感受著身邊佛息的浩蕩之威,純正之意,他不由有些迷惑。

    莫非這真的是佛祖?

    下意識里,他的速度緩了下來,整個人緩緩在佛光里飄浮著。

    佛像極高大,易天行此時正在離地面數千米的高空中,雙眼正對著佛像的眉間。

    大佛極大,易天行的身體,就像一個小黑點一樣懸空浮在大佛的雙眉之間。

    他看著這尊大佛慈悲的雙眉,感受著撲面而來的宏大之覺,心頭一陣迷惘,口中喃喃道:“佛祖啊……”

    正當他的心神漸漸被佛光所攝之時,幾千米下的地面上傳來一個女子冷冰冰的聲音。

    “師傅!那是假的!”

    “逐水而清!”易天行終于醒了過來,舍了一應佛法不用,用上清道訣護住心神,怪叫一聲,手中金棒攜著開天辟地的巨大力量,朝著……金光大佛的眉間砸了過去!

    夜風忽然停了,佛光微斂,似乎都被這金棒奪去了光彩!

    沒有任何聲音響起。

    飄浮在大佛雙眉間的易天行驟然身子一頓,然后一身慘叫,整個人慘慘地被一道巨大的力量生生劈地向后急馳,他的身體在空中翻滾著,片刻間便被震離大佛幾公里遠!

    他的五官被生生震出血來,火血如流螢,在夜空之中緩緩飄下。

    轟的一聲巨響,易天行的身體狠狠地砸進一個山崖之中,激起無數亂石新土!

    嗤的一聲,他猛然從山崖里飛了出來,身上的衣衫已經被全部震碎了,露出裸露的上身,身上到處都是傷痕,鮮血緩緩流下來,片刻間將他的褲子燒光,露出里面的火烷布內褲。

    他平舉金棒,看著幾公里外佛氣沖天的金光大佛,雙眼里滿是駭異。

    好可怕的力量!

    似乎要解開他心中的疑惑,金光大佛的眉宇間漸漸有聲音傳了出來,正是梅嶺老僧清清揚揚的聲音。

    “你舍佛法,而用道訣,但卻未曾真地舍了佛。你心中有佛,卻揮棍向佛,豈不是砸向自己的心。”

    易天行的那驚天一棍,等于盡數砸在了自己心上!

    他心中有佛,縱使用道訣,卻只是使用法門的差異。他心中的佛不能舍去,面對著佛,等于面對著自己的心,他又能做什么?

    夜空中的云朵緩緩從金光大佛的胸下飄過。

    金光大佛右手掌微屈二指,易天行所處的梅嶺山峰轟然一折,慘慘倒下。

    易天行沉默著飛到夜空之上,隔著數公里遠,遙遙看著那尊佛,那尊充斥天地間的巨佛。

    佛光微作,光芒里漸有佛偈傳來。

    “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馀涅槃而滅度之。”

    易天行依然沉默著,靜靜聽著這段金剛經,梅嶺老僧出身血族,念這段經,實在是很合適。

    金光大佛眉宇間漸漸顯出一個小光點,微白,上面有淡淡紅線,紅線漸褪。

    正是佛指舍利。

    舍利四周佛息燎繞。

    大佛身下,梅嶺太平觀里無數安靜的廂房里,漸漸有了些動靜。

    那些一直沉睡的人們,忽然從廂房里走了出來,臉上仍然沒有什么表情,眼睛甚至也是閉著的,一步一步,非常怪異地漸行漸走,往那金光大佛處走去。

    他們的眉頭忽然扭曲了一下,似乎感覺到了某種痛楚,接著他們的身體開始緩緩拱動起來,似乎想要往天上飛去。

    像是他們體內有什么事物想破開他們的身體逃出去。

    佛光里,須彌山羅漢們頌經的聲音,緩緩傳入易天行的識海里,那是告別,那是湮滅。

    縱使將要消亡于佛光之中,羅漢們心內情緒仍然沒有暴戾,有的只是微微悵然及對未知的惘然。

    易天行看著遠處的金光大佛,忽然嘴唇邊上綻出一絲微笑,然后他將自己手中握著的金棍,像扔垃圾一樣扔了出去。

    金棍從天而墮,狠狠地砸進地面里,被埋入土中不見。

    易天行對著那金光大佛悲天憫人的面容合什行了一禮,然后說了一句話。

    “我心中有佛,你卻是偽佛,真金不怕火煉,咱們來試一試。”

    說完這句話,他的身影倏然消失在夜空之中,片刻之后,他的人已經來到了金光大佛的眉宇間,直直面對著那個正緩緩旋轉著的白色佛指。

    面前的佛威,讓易天行無法動彈。

    他輕輕頌起經來,頌的是坐禪三味經,他此時忽然明白了在小池塘邊自己看到的那些梵是什么意思。

    經乃佛經,他每念一句,便感覺面前的金光大佛更加高大,更加威嚴,更加慈悲,令自己根本生不起冒犯之意。

    但他仍然緩緩念著,縱使自己的渺小的身體開始漸漸顫抖。

    一段經念完,他睜開雙眼,看著面前煌煌巨大的佛。

    然后……他撲了進去,無數赤熱的,紅媚的,耀著金白之色的天火從他的身體每個毛孔里噴了出來。

    整個人就像一個熊熊燃燒的火團。

    火團撲進了金光大佛的眉宇間。

    天火能融世間一切物,卻融不了佛性,若是真佛。

    易天行心中有佛,此時用天火灼佛,便似灼心。

    天火猛然綻放,把梅嶺上空的夜穹耀得比白晝還要光明。

    易天行只覺得心頭一陣劇痛,從來沒有感覺過的燒痛之感,驟然從他的心底深處傳至他的四肢,那種清晰的,如同絲絲撕裂的痛楚,迅速占據了他的全身。

    “啊!”的一聲慘叫。

    易天行在金光大佛的眉宇間翻滾著,燃燒著,痛苦著,厲叫著,他的五官已經痛的扭曲,他的指尖已經痛的抖了起來。

    天火陣陣,燒在金光大佛的眉宇間,也燒在他的心間。

    這種痛苦,除了他自己之外,沒有人能感覺到。

    他的雙手伸在空中,時而平攤,時而緊握,顯得痛苦至極,但他卻不肯收回天火,他要燒!他要燒盡這世間的一切!

    若自己心中有佛,所以對著梅嶺老僧幻出的金光大佛而毫無辦法,那待他將佛指舍利煉化后,那些須彌山的羅漢們,那些被禁錮了很久的羅漢們,便會永遠的消失了。

    他燒!若自己心中有佛不能棄……那他便要將自己心中的佛也燒了去!

    天火熊熊燃燒著,金光大佛微微搖晃,易天行是大佛眉宇間的小黑點,在痛苦地翻滾著。

    “何必呢?”

    感應著他的痛楚,梅嶺老僧悲天憫人的容顏從金光大佛里漸漸透了出來,他注視著面前紅線漸淡的佛指舍利,看著在夜空中痛苦焚心的易天行。

    “你心中有佛,縱使焚著,也只可能先將自己焚成飛灰。”

    易天行感覺著自己胸腹間痛楚的灼痛,眉毛痛地抖了起來,他厲聲道:“我心中乃是真佛,你乃是偽佛!天火融金,且看誰先被化!”

    他疾運三臺七星斗法,召朱雀臨于其上。

    此時易朱在省城,他的道力不足以召他過來。

    只聽得嗤的一聲,一個紅色的火團從地面上疾沖而上,撲地穿過易天行的肉身,飄飄渺渺臨于他的頭頂,一頭紅發像火苗一樣在夜空里飄浮著。

    莫殺火靈,被易天行召了上來。

    易天行動了真火。

    他狂嘯一聲,忍住自己內心被焚的痛苦,指間道訣數幻,莫殺頓時身形一淡,回作火靈之體,懸在他的腦袋上方。

    這師徒二人,便在瞬間變成了夜空里的兩個火團。

    易天行浮于金光大佛面前,忽然雙目一睜,黑黑的雙瞳平靜異常,雙臂如疾鳥投林般向后一展,整個人的身子便用兩只腳尖踮著,而胸膛一挺,整個人反弓向著黑黑夜穹,便在霎那間,一道洪流如金如玉,有如火山爆發般從他的胸上噴薄而出,如同朝日躍過地平線的那瞬間般,美艷不可方物。

    正默然飄浮于他之上的莫殺,也是面色驟然一道紅艷,清聲一嘯,一道火流從她的唇中噴了出來。

    兩道天火驟然于金光大佛面前相遇,撲的一聲悶響,火流相沖,迅即爆炸開來,炸的滿天火流!

    天火流直沖上天,直抵下地,充斥著梅嶺上空的每一個角落,片刻間,便將那尊極高極大極尊極貴的金光大佛包了起來!

    大佛屹然不動,淡金色的佛光微微抵著天火的融噬。

    天火已經將大佛的每一片佛光都包在了里面,不停地燃燒著……梅嶺老僧也不能再依佛光遮掩,容顏肅然,不停頌經相抗。

    天火能融世間一切物,但燒了許久許久,只聽得嗤的一聲,終于有一片佛光被燒成了一道青煙。

    一片約有指甲片大小的佛光。

    金光大佛被燒,易天行的內心被焚,直覺痛楚到達自己的每一個神經末梢,他的臉色煞白,卻有著火元疾噴之后留下的殘余血點,看著十分恐怖。

    他緊緊地咬著自己的下唇,忍受著無比的痛楚,深吸一口氣道:“焚心以火,真他媽的痛啊。”

    倏的一聲,他鉆進佛光之中,此時的佛光已經不像先前那般威勢無法阻擋。

    他要去搶那枚佛指!

    但一進佛光便迷眼,四處均是金黃之色,分不清上下西東方向。

    他悶哼一聲,感應著莫殺的方向,疾疾退了出去。

    天火仍然在灼融著金光大佛,也仍然在灼融著他的心。

    已經有淡金色的怪異血液從易天行的唇邊流了出來,不知道他還能忍受焚心之苦多久。

    好在此時的梅嶺老僧躲在萬丈佛光之中,只顧著抵抗天火的燒融,也來不及煉化佛指。

    雙方似乎達成均勢,但易天行能熬多久的苦?縱使他性子堅毅執拗,但焚心之苦不是所有人都受得了的,天火燒了半天,居然只燒掉了指甲大小一片佛光,若要將這金光大佛全融了去,豈不是得燒上幾千年?

    易天行雙目緊閉,純是下意識里榨取著自己體內的每一片天火苗,往身前的金光大佛噴去,渾身抖著,忍受著自己心處那最大的痛苦。

    莫殺修佛殺人,心中無佛,對面前的金光大佛,卻不像自己青年師傅那般敬畏。

    她雙眉間煞色一現。

    她已經看不下去自己的師傅受苦。所以她斬斷了自己與易天行的神識聯系,一臉殺氣地沖到了地面。

    易天行第一時間感覺到,暗自叫苦——果然,金光大佛佛光大作,生生將易天行噴涌而出的天火逼開了些。

    不知道莫殺想做什么。

    “馬生,你想守護這個人間,那我就毀了這個人間。”

    莫殺望著極高極大的金光大佛,對著佛光里的梅嶺老僧冷冷說道。

    她左手一翻,太平道觀里血花一現!一個像僵尸一樣站著的道士被她生生抓破頭顱而亡。

    佛光微微搖動了一下。

    梅嶺馬生幾百年來全是這些人侍奉著,雖然修的是肉身成佛之道,但佛孰能無情?佛有大情,憐天下人……直到此時,梅嶺老僧才體悟到了易天行說的那句話。

    憐憫天下人,總是要從身邊的人開始憐憫起。

    老僧準備借佛指煉化須彌山羅漢佛性,然后灌入這些門徒的體中,生造一方羅漢……誰知道,莫殺如此冷血的,揮手便毀了一個!

    不見金光大佛變化,莫殺赤裸的身體在道觀里輕輕一飄,片刻間,又有數人死在她的手下!

    “交出舍利。”

    莫殺臉上沒有一絲表情,秀氣的手掌撫在一個道僮打扮的人頭頂。

    沒有回答。

    “啪”的一聲,腦漿四迸。

    梅嶺道觀之中,充斥著血腥恐怖的氣息。

    飄浮在金光大佛身前的易天行呻吟了一聲,一方面是因為心臟處的無比痛苦,一方面是不愿意莫殺行此戾事,天火在夜空里燃燒著,像是妖火一般,包裹著無比巨大的金光大佛。

    大佛深處,忽然傳出了一聲嘆息。

    梅嶺老僧滿是皺紋的臉,從金光大佛里現了出來,滿面悲容。

    “小姑娘,你殺得了多少人?這人間又有多少人?”

    忽然間老僧面色一肅,露金剛相,張嘴喝道:“佛怒!”

    隨這聲喝,原本一直閉目寧靜的金光大佛猛地睜開了雙眼!

    眼中金剛威怒,湛湛有光!

    易天行悶哼一聲,內痛外壓,再也支持不住,被佛威生生震地畫了一道拋物線,重重地砸到了地面上。

    莫殺也是痛哼一聲,火靈之體驟然變淡,被無上佛威逼的遁入黑暗之中。

    梅嶺老僧的面容也起了變化,似乎驟然間蒼老了許多,他尚未成佛,卻用佛怒,此一言不知消耗了他多少精神力。有兩道鮮血緩緩從他的眼角流了下來。

    他嘴唇邊漸漸有所突起,似乎有某樣尖尖的事物要鉆出來。

    他的袈裟也漸漸變成黑色。

    他眼角的鮮血漸漸流了下來,一滴血,落入佛光……金光大佛驟然一變,佛眼怒極,佛身被迅疾染作了血紅之色,與尚殘存的天火一觸,便嗤嗤響起。

    一尊血佛,現于人間。

    “佛言:莫作是說!如來滅后,后五百歲,有持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

    橫貫天地,無比巨大的血佛輕輕張開雙唇,道出一句經。

    隨著這句經,梅嶺上下陡然大放光芒,將那尊血佛包在其間,一股威勢壓的易天行勉力單腿跪于地上,無法動彈!

    易天行一聲怒吼,手在泥中一抓,金棍復握于手,他奮起全身力,將金棍向那金佛面門擲去。

    這一擲之力無比巨大,金棍去勢疾逾子彈!

    血佛緩緩舉掌,掌緣血光佛光相交織,斑駁之跡,看著十分恐怖。

    “轟!”

    金棍與佛掌一觸,天上烏云被迅疾吹散,露出慘淡的月兒來。

    一道震蕩波從天上傳到地面,太平道觀的房子被吹的瓦破墻傾,大樹被連根拔起,露出樹根,易天行半跪于地,承受著罡風怒吼。

    “佛言: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

    血佛目光湛然,隱有怒意,目光照在梅嶺之上,壓的易天行無法動彈,渾身上下咯吱作響。

    從梅嶺上下傳來一個極清極淡的聲音。

    “佛言:汝等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度眾生。須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

    這也是金剛經里的一句,意思很明白。

    “您欲成佛,當知,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

    梅嶺上方的戾氣一掃而光,淡淡明月復又皎然,夜云輕柔飄拂,那尊血佛也漸漸斂了血光,重復純然之意。

    易天行霍然轉首,捂胸痛苦道:“你不是他對手,快退!”

    在他的身后,梅嶺下漸漸行來一人。

    梅嶺之上,菩薩寶像再現,菩薩左手一朵青蓮花,花上置金剛般若經至寶,右手執金剛寶劍,劍芒雖鋒卻無戾氣。

    殊菩薩寶像前,那年青僧人誠心誠意說:

    “人人是佛,何必成佛?”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