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一應皆是浮云啊

    第三十五章一應皆是浮云啊

    梅花似雪,雪似梅花。

    梅花雪里站著位姑娘,姑娘的手中有一株梅花,靈氣十足,梅朵片片脫落而下,卻不墜地,反在空中繞著梅株曲枝緩緩流動。

    莫殺悶哼一聲,十指吐出妖異金火,突破天火結界的包圍,直燎對方全身。發現對方境界厲害,接著將腦袋一甩,滿頭赤發就像萬千火針一樣往那扎著馬尾辮的姑娘身上刺去。

    “住手。”易天行道:“阿琪姑娘不是敵人。”

    萬千火針險之又險地在阿琪姑娘的面前幾厘米處停了下來。

    阿琪姑娘視而不見,專心以道術控制著面前的那株虛梅,不知為何,面上的表情卻是份外傷心。

    原本漸漸淡化的周逸的身影又漸漸變回實體,知道自己中了靈弦三法中的“虛梅弦”,體味著身上宛如被萬朵億朵無數朵梅花粘粘包裹的無力感覺,再看向結界外的阿琪,臉上滿是大悟之后的絕望和黯然。

    易天行再看周逸的眼神,便多了一絲同情:“看來浩然天一直都防著你,你也死的不冤了。”

    周逸牽扯著發白的嘴唇笑了笑,不再言語。

    易天行怪叫了一聲,似乎是為了讓自己更加堅定一些,怪叫之后,他一棒擊下,金光閃閃的棍兒臨到周逸頭頂上時,倏地化作了一片彌漫金光。

    金光閃過,周逸頭顱落地,無頭的腔口上,卻沒有鮮血噴出。

    周主任的頭顱骨碌骨碌滾到結界旁才停下,那張滿是童真的臉上,竟有了一絲解脫的淡淡笑意。

    易天行看著那頭顱黯然許久,搖了搖頭。

    半晌后他才抬起頭來,坐禪三味經一運,體內真火命輪逆轉而行,右手手掌輕輕一招,殷紅的天火結界頓時塌陷,化作滿天淡淡紅粒,游走著,急速鉆回了他的手掌心。

    結界一消,外面的滿天梅花雪也停了。

    易天行往峰壁處走了幾步,沒有回頭,靜靜問道:“阿琪姑娘怎么稱呼?和秦梓兒什么關系?”

    他往時在秦梓兒的真蘭弦上吃過數次大虧,此時見著這漫天虛梅,便感覺到了其間的聯系,雖然不知道這是靈臺三弦真蘭、霧柳、虛梅中的一種,但知道這深藏不露的小姑娘在上三天里一定不簡單。

    阿琪輕輕梳理了下自己的馬尾下擺,輕聲說道:“我的真名叫秦琪兒,六處里沒有人知道。”

    易天行苦笑了兩聲。

    “早知道你們六處對周逸有防備,我何苦做這惡人。”

    秦琪兒沒有答他,反而走到周逸的尸身旁,蹲了下來,將他的頭顱與身體拼在了一處,右手輕輕撫摸著那張漸漸冰涼的孩兒面——眼圈漸漸紅了。

    “父親早就知道你是被清靜天長老養大的,你卻總是騙著哥哥,說你沒有見過長老。我一路從西山陪你到了省城,二師兄啊……我提醒了你很多次了,你為什么一直不肯聽呢?”

    看來六處早就知道自己的體系內,被某些方面安插了人員。

    易天行看到阿琪使出虛梅弦縛住脫體的周逸時,便猜到了這點。他看著跪在周主任身旁眩然欲泣的阿琪,雙眼里沒有什么表情,語意卻有些陰冷:“人算天算不如不算,你們這些人都是他媽吃多了撐的。”

    楓林路那條大街是省城最安靜的地方,那里不是郊區,反而離省城最繁華的商業區也沒多遠,之所以這么安靜,是因為那里乃是省城的首善之地,諸多省直機關包括軍區大院都散散分布在那里。長街之上,走不了幾步,便能看見一個簡樸卻大氣的門,而這些門外毫無疑問都有武警站崗。

    很安靜的地方,很有權力感的地方。

    在楓林路上中段,有一個最大的院子,前方是個單行道合成的半庭院,中間的青青的草坪,草坪對面是一幢老式的大樓,樓外涮著白漆,間層卻是實木,式樣有些西式教堂的感覺,加上頂樓那個大大的符號,更讓這幢建筑多出了幾分肅穆的感覺。

    此時夜已深,大樓里只有機要處還有工作人員留守,淡微的燈光耀在站口那五個紅黃相間的書法大字上。

    在這個大院的后方,是生活區,沿著幾幢標準住宿樓往里去,約摸走出一里地,便能看見一個菜園子,像老農民們生活的地方,菜園子里側是些架著葡萄藤的行廊,行廊盡頭,是五個單門獨戶的小院子。

    在第一個小院子里,有位老者正在佝著腰侍弄著生菜,右手提著個老舊的葫蘆瓢在澆水,他細心地澆完水,和身邊的警衛員說了聲,便往樓上走去。

    權重者的生活也很寂寞,他的子女們都在北京的校里當老師,白天他要來往于會場辦公室,寬闊的額頭上閃耀著忙碌卻充實的光芒,一至晚間,一切安靜下來,他卻有些適應不了。

    上了二樓,給自己摻了杯茶。樓下的保姆阿姨來問他夜宵吃些什么,他微微一笑,摸摸自己額頭的白發,想到今天下午省城發生的那件事情,便沒了味口,淡淡說了聲不用,便端著茶杯往自己的書房里去。

    書房里一片黑暗,他擰開臺燈,昏黃的燈光一下散開,將書房那個角落里的幽暗比照的更加明顯。

    那個幽暗的角落里是一個老式的單人沙發。

    此時,那個沙發上坐著個人,因為燈光太暗,那個人的上半身都被黑暗包圍著,只看得見他蹺著二郎腿,雙手平穩放在沙發的扶手上。

    備森嚴的楓林路大院,這個人是怎么進來的?

    老者的身體一僵,卻馬上回復了平常,心志的堅毅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較。他坐在了自己的書桌后面,喝了一口茶,看著那個沙發上黑暗中的人。

    “你應該知道你擅自進入這間書房所會帶來的嚴重后果。”

    “我知道。”沙發上的那人將放在沙發扶手上的兩只手收攏回來,極細膩地并在自己的腿上,“我只是來向領導匯報一下工作。”

    “請講。”老者坐穩了身子,僵硬的表情卻透露了一絲緊張。

    “事情都結束了。”黑暗中的那人很輕聲地說道:“一切都結束了,我想您也不愿意重新開始。”

    “你需要什么?”老者不認為這些可以高來高去的修行者如此好說話。

    “我不需要承諾。”黑暗中的那人微微一笑,似乎有些鄙夷,“政治人物的承諾,就像中國男足一樣,臭且不可信。”

    “那你想做什么?”自從上三天與政府開始合作后,修行者的存在,對于某些高級官員而言已經不再是秘密,而對面黑暗中的這個人既然能夠突破防御,進了自己的書房,那便有能力隨時來取自己的性命——這個事實讓老者有些震驚。

    “六處的秦處長托我向您問好。”

    黑暗中的人繼續說道:“我來是要表明態度,我不想與政府作對,所以也請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本來是示弱的話,從他的嘴里說出來,卻多了分威脅的意思。

    老者微微一笑,說道:“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不用明白。”黑暗中的那人應道:“我只是想知道這次的事情那里知不知道?”

    他指了指書桌上的旗子。

    老者微微閉目,沉忖少許,判斷著自己的回答所能帶來的是利益還是被動,許久以后,才搖了搖頭。

    “那便好。”黑暗中的那人似乎笑了,“寶通禪寺能夠有一千萬的善款進行維修,我代斌苦大師多謝領導關心。”

    老者雙目一睜,不怒而威,旋又陷入了沉默,半晌后合攏雙手,握住微燙的茶杯,說道:“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好的,謝謝領導理解。”黑暗中的那人站了起來,“在我看來,這些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以后也沒有必要發生。”

    老者點了點頭。

    書房里的燈忽然暗了下來,再猛然一亮,老者的眼被刺了一下,再睜開眼時,發現沙發處已經空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了,只是在沙發的扶手上,多了一個綠皮的小本子。

    他走了過去,翻開小本子一看,是六處的工作證。只見這本工作證左側的面面上貼著張照片,上面周逸滿臉笑容,無比純真。

    他嘆了口氣,從口袋里摸出打火機,便蹲在痰盂旁邊點著了。

    工作證漸漸化成灰燼,周逸的照片也燃為無形,似乎宣告著這個人從來沒有存在過。

    楓林路走到盡頭,再穿幾個小巷子,便是一片夜市,燒烤攤子上的孜然香味飄拂其中,誘得食客滿口生津。易天行面無表情地在食客們身間穿行,好不容易擠到了一個清靜的攤子上面,坐下喊老板遞了一瓶啤酒來,手指輕輕一捏,便啟了啤酒蓋子,也不用杯,一仰脖兒便灌了下去。

    一口氣喝光了瓶中的啤酒,他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點,抹抹唇邊的白沫,看著桌上分坐兩側的姑娘家,輕聲道:“別像兩個斗雞一樣,我今天心情不好。”

    莫殺聽見師傅發話,才把滿是敵意的目光從秦琪兒的身上收了回來。

    秦琪兒的眼圈卻還是紅的,身上拿著個包裹,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

    “找塊山清水秀的地方把他葬了。”易天行看著她手里的包裹,包裹里是周逸的骨灰,“這件事情敗了,他本來就沒有活下去的可能,就算我不殺他,相信你哥哥也不會放過他。”

    他先前在大院里妄自代六處的秦處長小小威脅了一下對方,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但也算綁了個同伙:“你是秦梓兒的妹妹?我沒有聽說過,我一直以為她就是老幺。”

    秦琪兒抬起頭來,眼中全是幽幽恨意:“你以為自己什么都知道嗎?”

    “扯蛋。”易天行知道這扎馬尾的小姑娘在想些什么,毫不留情地瞪了回去,“要不是你幫忙,我還不見得殺得了小周周,你在這兒扮啥哀怨?”

    不知為何,知道這丫頭是秦梓兒的妹妹,易天行有些以兄長自居的想法,不料這一聲吼出去,秦琪兒眼圈又紅了起來,手掌輕輕撫著懷里的包裹。

    易天行嘆了口氣,求助般向莫殺望了一眼,發現短發火妖此時光顧著啃脆骨,竟根本不在乎對面女生手上捧著一捧新鮮骨灰——易天行無奈何,只好轉著話題。

    “你們一直知道愛委會是什么角色嗎?”

    秦琪兒聽見在說正事,強抑著心里的感覺,回答道:“有察覺,但不是很清楚,這次事情之后,自然就清楚了。”

    易天行默然,心想今后六處內部一定又會有一場清洗與反清洗的行動,忽然笑道:“反正不關我的事。”

    “什么事?”秦琪兒微微好奇。

    “難道你哥哥,秦處長知道了,在自己的處里隱藏著這么個監視部門,難道不準備動手清洗?”易天行有些吃驚。

    秦琪兒極冷淡的嗤了一聲:“那你要看這是誰在監視我們,明知道是國家不放心我們六處,還能怎么辦?”

    “那六處可能會怎么辦?”

    “不怎么辦,就當沒有這件事情,就當不知道愛委會的存在一樣。”

    易天行點了點頭,若他處在秦梓兒哥哥的位置上,估計也只有這一個辦法。

    周逸的死亡并沒有在省城里造成什么影響,六處除了極少數人外,其余的職員都很怪異地從不同的渠道收到很隱秘的消息,消息里說:自己那位愛跳舞,肩上總別著個晾衣夾子的周大主任,是因為保護林氏商貿集團,從而和神秘的清靜天長老力拼而亡……嘆息了幾聲英勇,紅了幾次眼圈,去拜了一次衣冠冢,這事情便淡了。

    時光如水,洗拂記憶的能力總是那樣的強,漸漸沒有人再記得那位有張小孩子一樣純真笑臉的人。

    天上有幾朵云,一朵像海盜,一朵像馬克思,一朵像王朔,嗯,還有一朵像小周周。

    易天行把眼光從白白如棉花糖的云朵處收了回來,將手上那本《純情卷》放回書包里,便進了省人民醫院。

    那天夜里處理完所有事情之后,陳三星便被送到了醫院的特護病房,老爺子的生命力果然夠頑強,康健能力更是令人咋舌,不過這么些天,便接到了主治醫師面帶驚惶遞過來的出院通知書。

    今天,易天行便是來接老爺子回家的。

    回到小書店里,葉相僧已經備好了飯菜,上桌之后,易天行便開始苦臉,滿桌的青水菜,一水兒的素凈色,怎看著也沒啥食欲,陳三星無所謂,反正醫生一直叮囑著,要清淡清淡再清淡。

    但梁四牛年過半百的人能有如此體重威勢,那自然都是吃肥肉吃出來的,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易天行一眼,易天行自然明白什么意思,賊笑著出了書店,一會兒之后,便端了一大鍋回來。

    鍋里煮著酸菜臘肉鱔魚,大鮮大油之物。

    葉相僧連道了兩聲阿彌陀佛,便捧著飯碗,夾了兩筷子青菜,進了里屋,陳三星略想了想,也慢慢挪著傷余的身子,跟著他進去。

    在臥室之中,仍然滿地堆著書。

    陳三星看著葉相僧的眼光漸趨柔和:“你知道我們見過面的。”

    葉相僧將碗放到桌旁,合什微微一笑,低下了頭。

    知道陳三星和葉相僧在屋里敘著舊,易天行雖然隱隱猜到二人談的是些什么內容,對當時的險惡過程仍有些心癢,但又不好意思去偷聽,眼珠子一轉,和憨憨的梁四牛碰了個杯兒,狀似無意問道:

    “老梁啊,你們以前來過省城吧?”

    “是啊。”

    “來省城干啥呢?”

    “殺妖怪。”

    “妖怪啥樣啊?”

    梁四牛嘴里正含著塊豬肘,呆在那里,半晌后才道:“……是個小和尚。”

    “小和尚你們也下得了手?”易天行扁扁嘴,裝出不屑的模樣。

    粗拙老梁難得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陳三星和葉相二人從里屋出來了,不知道葉相僧說了些什么,老農民的臉上沒了皺紋,海闊天空,浮云已去。

    他對易天行說道:“明天我和師弟就回臥牛山。”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