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莫殺火妖

    第二十章莫殺火妖

    那位林姓商人講完話后,遁例便是一位領導發言。易天行躲在會場陰暗處冷冷看著,才發現今天上臺的領導居然是上次在歸元寺點頭柱香的那位——看來政府對于這位回來投資的臺灣商人很重視。

    酒喝多了肚子脹,話說多了嘴巴干,易天行不喝酒不說話,便有些無聊,正無聊的時候,便看見周逸笑咪咪地走了過來,身邊跟著個小姑娘。

    易天行微微咪眼,覺著這小姑娘有些眼熟,馬上想起來這是那次夜探六處時曾經瞄過一眼的六處職員,只不過小姑娘的馬尾辮今天解了,盤了上去,再加上一身合體的晚禮服,看著是另一番風味。

    “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得力助手,小琪。”

    易天行微笑著伸出手去,小姑娘的手挺軟的。

    “這位是易天行,目前算是……嗯……”周逸望向易天行。

    “書店老板。”易天行溫和應道。

    “你那套去蒙別人。”周逸像孩子一樣笑了,對小琪說道:“這位可是如今省城有名的人物,我們六處想聘他作客卿,他還要拿味兒。”

    易天行懶怠和他言語周旋,說道:“知道你喜歡參加舞會酒會,但你今天來肯定沒這么簡單。”

    “你怎么知道我喜歡玩?”周逸一臉苦瓜相。

    易天行暗笑,心想這是偷聽來的,自然不能講給你聽。

    “林伯商務代表團一行就住在這樓上,房號給你。”周逸遞了個小紙片給他,認真說道:“從這時候起,這一行人的安全就交給你了,我們六處正式脫手。”

    易天行接過紙片,在手指間捏了兩下,抬頭望著他,想從他的表情中看出點兒東西來,但看了半天一無所獲,發現這位大主任仍然像個小孩子一樣天真地笑著,開口應道:“成,你們就撤吧,這事情我來。”又想到一件事情:“你得給我個件證明什么,不然萬一被鐵面無私的潘局長當小偷抓了,我到哪兒喊冤?”

    周逸微微皺眉,想了會兒終于從衣服里摸了個小本子遞了過去:“這是六處的工作證,你拿好了,等事情完了還我。”頓了頓又道:“當然,如果你以后愿意來六處兼個差什么的,我馬上喊人給你辦正式的。”

    易天行笑了笑,沒有回他。

    周逸忽然說道:“我去有些事情,你們兩個人先在這里看著會兒。”接著轉頭對小琪說:“等酒會完了,你再帶處里的同志們回去。”

    說完這句話,他便滿面笑容從場中的婦人身間擠了出去。

    “這種時候還不忘記揩油,真是異類。”易天行嘆道。

    旁邊的小琪姑娘臉一紅,心想自己這位主任確實有些不像話。

    “我去打個電話。”易天行湊到她身邊微笑著說。小琪這才發現說了半天話的他遠不像表現出來的那么成熟,看面相竟還是個孩子,不由心頭無由一慌,趕緊應道:“那你去吧,我先在這兒守著,你呆會兒來接班。”

    看著先后離去的二人,面相可愛的小琪姑娘若有所思,微微皺眉。

    易天行下樓在前臺給袁野打了個電話,過了會兒袁野便帶著幾輛車趕了過來。

    看見小車的肖勁松,他皺了皺眉頭:“你回去。”

    “知道了。”小肖明白他的意思,公司里需要有人等著,二話不說干脆地回了車上。

    袁野走上來,看著這飯店進出的政商名流,微微皺眉:“少爺,兄弟們身上都帶著家伙,在這兒說話不方便。”

    “不怕。”易天行把剛從周逸那里詐來的證件塞到他手里:“記住,你今天晚上不是咱省城的黑道頭子,是有身份的高級保安人員。”

    袁野小心地把證件收好。

    易天行看了看圍在自己身邊的十幾個漢子,忍不住笑了起來:“身上都帶著家伙?原來鵬飛工貿確實挺強的。”

    袁野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怎么可能有這么多槍,政府管的挺緊的,來的又急,又不方便拿銃,一時就只湊到七把家伙。”

    易天行倒吸一口涼氣:“太陽,原來書上寫的黑幫都他媽是假的。”接著沒好氣道:“那沒拿槍的就拿的大刀?”

    “不是。”袁野很誠實的回答:“是小刀。”

    “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二十九路軍瀟灑的年代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兒了。”易天行好笑地搖搖頭,“沒槍的兄弟都跟著小肖回去。”

    袁野分辯道:“刀有時候挺管用的。”

    易天行一臉苦笑想著:“對付修士,子彈還可以用用,這刀……還是免了吧。”

    帶刀的人跟著小肖坐面包車走了,他對留下來的人吩咐道:“呆會兒用這證件,在二十三樓開間房,要鄰著b4房,今天晚上你們就留下來負責保護那間房里的客人,明天早上代表團大概會出門,我會一路跟著,聽清楚沒有?”

    這些漢子斷想不到當了半輩子流氓,今天居然要改職當警察,半天沒緩過勁來,稀稀落落地聲音夾雜響了起來。

    “清…楚了。”

    小易很不滿意大家的精神狀態亞,著軍訓時的教官腔吼道:“我聽不見,再說一遍,大家清楚了沒有?”

    眾人精神一振,大聲吼道:“清楚了!”

    這一聲吼,引得白天鵝賓館進出的貴人們紛紛投來注視的目光,保安們也發現了這里的奇怪,因為今天的酒會專門調來的警察們也注意到了這些兇神惡煞的漢子,發現不是什么善類,便走了過來。

    看見自己的手下下意識地想退縮,易天行不由好笑:“你們今天也是警察,還是秘密警察,怕啥?”

    輕輕松松用六處的證件打發走了警察哥哥,他又低聲對袁野吩咐道:“今天晚上可能面對些很奇怪的人,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出手,如果一定要出手……”他話語里帶了一絲狠勁兒:“直接開槍,往死里打。”

    “只是有兩個人你如果見著了,馬上趴下,不準動手。這兩個是兩個農民,一個胖一個瘦,身上有一個編織袋不離身,很好認的。當然,如果是六處的人要進,不要攔他們,但一定記得登記,呆會兒你去這賓館的商場買個寶麗萊,誰要進b4房,都必須登記拍照留下簽名……”他抬頭望向白天鵝賓館燈火通明的二十三層大廈,摸了摸鼻尖,心想:“想陷害我嗎?呀呀個呸,你到底是哪邊兒的?”

    離白天鵝賓館約五里遠,是一座立交橋,橋下原有的停車場在去年的市容整治中被拆了,規劃成了草地,誰知道市規劃局的大人們引進錯了草種,那草貴而不惠,一入春便如韭菜般的瘋長,偏生個頭兒都還挺茁壯,看著就像白菜一樣。

    省城有個笑話,說“省城一大怪,立交橋下種白菜”,便是這事。

    如白菜般蓬勃生長著的草地里,陳三星和梁四牛二位老人家正背靠背打盹,已經夜了,昨天還下了雨,正是春雨催人眠的時分。

    這時候雨早停了,外面卻走過來了一個全身穿著雨衣的人,雨衣是那種老式的皮革外緣,看著有些陰森。

    穿雨衣的人走到陳三星身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二位師叔,晚輩來晚了。”

    陳三星呵呵一笑:“娃兒,來坐吧。”

    穿雨衣的一笑,笑聲挺甜:“就不坐了,這是地址。”伸手遞了個紙片過去,昏暗的燈光打了下來,打在紙片上將將看見兩個黑體字:“b4”

    遞完紙條后,穿雨衣的神秘人便告退而去。

    看著那件黑雨衣消失在夜色之中,梁四牛湊了過來,右腳還是沒有套上鞋子,黑糊糊的光腳丫子把“大白菜”踩倒了幾根。

    “師哥,我們晚上去?”

    “等。”

    “等啥?”

    “我給過他兩天時間,便要守信。”

    一會兒后,易天行走了過來,他手里提了個籃子。

    “坐。”陳三星看著他誠摯道。

    易天行沒有像先前那個穿雨衣的人一樣怕臟,他呵呵一笑,便在滿是污水的“白菜地”里坐了下來,反手從竹籃子里取出三碗熱氣騰騰的面條,三個人一人分了一碗。

    “吃。”易天行說的也很誠摯,很簡約。

    面碗很海,面條很粗,熱湯很辣,三個人呼嚕呼嚕吃的挺香。

    白天鵝賓館的酒會還在開,易天行從旋轉樓梯慢慢往上走,看見袁野正滿面肅穆地站在廳口前,眉頭一皺,以為出了什么事情,趕緊上前問道:“怎么了?”

    “沒什么。”袁野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說上廁所嗎?怎么去了這么久?”

    “沒什么,你擺這酷的表情做什么?”易天行沒好氣道。

    袁野咧嘴一笑道:“難得能在這么光明正大的場合別槍站著,感覺有些怪異。”

    兩人說笑兩句,他告訴易天行,鵬飛工貿的一干手下已經提前到二十三樓去看房間,布置護衛了,易天行叮囑了幾句小心后,便抬步往廳里走去。

    酒會已經過半,這時候已經開始跳舞,雖然不知道這種程式安排究竟合不合規矩,但昏暗的燈光,曼妙的音樂,足以讓這個有些緊張的夜晚顯得輕松一些。

    周大主任的助手小琪姑娘還在大廳的落地窗旁等著,看著他來了,有些緊張的表情終于放松了下來:“干嘛去了?”

    “人有三急。”易天行隨口回道。

    “你褲子怎么回事兒?”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周逸看了一眼他的身后,眉頭極細微地皺了一下。

    “這酒會里的酒太淡了,我去外面吃了碗面,喝了兩口燒酒。”易天行抿抿唇,似乎還在回味酒精的辣度,“結果被老板娘不小心推到了地上。”

    周逸天真的笑容又堆了起來:“別是瞧你長的俊吧。”

    易天行不知為何忽然很厭惡這個有張童子面的家伙,微微一笑沒有接話。

    酒會進行到了尾聲,他看著那位林姓商人在人們的陪伴下開始往外走了,也就跟了上去。

    二十三層的白天鵝賓館,在夜色下就像一只真的天鵝般美麗,只是此時夜色如墨,不知怎的讓人想起了天鵝湖里那只妖異的黑天鵝。

    易天行站在走廊上,雙眼微微咪著看著走廊的盡頭。

    整個二十三層都被臺灣方面來的商務代表團包下了,只留下了b5這間房,現在袁野和那七位帶著手槍的漢子,便在里面。

    他這時候很頭痛,先前與陳三星的對話并沒有達到他想要的全部目標,雖然也有了些答案。

    兩位農民伯伯在他的面條攻勢下對他的好感日增,但對白天鵝賓館二十三樓b4里面傳來的陣陣妖氣,卻是不肯放松。

    妖氣?他輕輕抽動鼻子,吸了一下賓館里微微的氣息,有些意思地發現,走廊盡頭的房間里確實有些異常,那感覺就像自己在武當山金殿里散發出來的味道相似。

    輕輕踩在走廊上的地毯上,他用手撐著自己的下頜,看著眼前這道被包裝的很名貴的黑色木門,看著門上鍍金牌子上的b4二字,陷入沉思。

    進還是不進?

    思忖良久,他右腳踏前一步,右手握拳輕輕放在門匙口上。

    烏龍了,賓館這站不是用鑰匙的,是用磁卡的。

    小金指再能變形,也不可能變成一張有芯片的磁卡,門自然是打不開。

    他苦笑兩聲,心想:“還是要暴力咩?”

    右手尾指輕輕一彈,套在指上的金指嗤的一聲變成張極薄的金片,金光一閃,防盜的門閂像紙一樣地被輕松切開,黑色木門無聲向里開去,門內沒有開大燈,只有一盞昏黃的燈光在床邊微微泛著溫暖,燈旁有一位滿身儒雅氣的老者正微笑看著滿臉愕然的易天行。

    他似乎在等他,已經等了很久了。

    易天行微微一笑,并沒有身為竊賊被逮現行后的不安尷尬,他往前走了兩步,極有禮貌地反身將門關上。

    “林先生還沒睡?”他擺出準備和對方嘮家常的陣勢。

    話一出口,原本安靜寧和的屋內卻是氣氛一變,一股不知從何處升起的強烈殺氣繚繞屋間。

    易天行冷冷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林棲衡,發現這股氣勢并不能沖淡這位老者身上的儒雅之氣。

    一道破風聲響起,嗤嗤凄厲!

    易天行微一皺眉,一只手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疾速伸至后腦處,擋處了宛如黑夜中來的幽冥一拳!

    砰的一聲悶響,這有些小巧的拳頭,竟有如此大的力量。

    偷襲的那人根本想不到面前這少年竟然反應如此神速,拳頭便被少年攥在了掌中!

    那個拳頭沒有慌亂,忽地五指一張,嗤嗤作響在易天行的掌中劃出深深地幾條淺灰色印子。

    易天行悶哼一聲,感覺掌面居然有些劃破的跡象。

    偷襲的拳頭脫困而出,極陰險地指尖一挑,深深向易天行反手腕間兩條筋絡里刺去。

    如果是一般的人碰見這種奇詭招數,只怕整只手就廢了,好陰險的出手!

    但易天行不是普通人,他有金剛不壞身,也只是感覺腕間微微一麻,一聲暴喝,右臂暴長,抓出身后偷襲者手腕,用力向前一摔!

    以他的神力,這一摔可以將一輛汽車摔碎——但這時候卻摔了個空!

    身后的偷襲者,竟在一瞬間變得沒有了重量,如同空氣般隨著他的一振臂向前飄了過來。

    運足全身氣力,卻使到了空處,易天行胸口一悶。

    趁著他一悶,那位偷襲者的身體也恰好到了他的身前半空中。

    那人。

    出指,細長卻閃著鋒芒的手指戳向易天行柔軟雙眼!

    橫掌,秀氣卻挾著殺意的掌面砍向易天行脆弱咽喉!

    立肘,如同鐵錘般強勁的肘尖砸在易天行胸膛之上!

    撩腿,無聲無息如鬼魅般的一腿重重踢在易天行小腹下!

    易天行閉眼!垂首!挺胸!……夾腿!

    啪啪啪啪,偷襲者在電光火石的瞬間出了四招,易天行不躲不避硬生生抗了四下,四次**致命接觸的聲音極有韻律在房間里緩緩響起。

    四聲音落,易天行胸上的衣衫緩緩飄落,大腿內側的褲子也被一腳蹭破。

    下一刻,易天行伸掌一抓,卻又抓了個空,那個偷襲者輕輕一飄,離他兩米之外,冷冰冰的看著他。

    那是一雙充滿了倔犟、不服的雙眼。

    易天行冷冷盯著這雙眼,看著面前這位短發緊衣的偷襲者,看著偷襲者胸口微微起伏的曲線,看著偷襲者臉上如畫般清晰的五官,感受著對方身上淡淡繚繞的殺氣妖意,他一字一句說道:

    “沒想到莫殺是個女人。”

    莫殺,是臺灣富商林棲衡身邊最得力最神秘的殺手,當年曾在臺灣埔里花海中一人擊斃了上三天臺灣一脈數十位高手,出了名的冷漠殘忍,在傳聞中一直是以妖異男人的形象出現,沒想到竟然是個女人。

    她望著易天行,冷冰冰道:“毫無還手之力,你連女人也不如。”

    易天行眉頭一挑,語意間帶了一絲鄙夷之意:“是嗎?我相信你的手已經骨折了。”

    莫殺捏了捏自己的右手腕,面上閃過一絲痛楚之意,沒有說話。

    “身為女人,應該有些淑女模樣。”易天行冷冷地說道:“最后那一招用多了,你將來會嫁不出去的。”

    莫殺臉上的表情很精彩,本來挺漂亮的一個女孩子,眉毛卻如秀劍般向上輕揚著,再配上她的一頭短發和清爽打扮,真像極了一個男生,卻被易天行的這句話氣的眉如蠶抖,看著憤怒之極。

    易天行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來這時候還在山中閉關的秦梓兒,一嘆心想:“為什么現在的女孩子都喜歡女扮男裝?”

    這一聲嘆息,卻讓性情古怪的莫殺以為他在嘲笑自己。

    她面色凝重起來,兩道宛如利劍般像要破天而去的劍眉一振,手上如幻似真地捏了幾個法訣,易天行頓時感到場中的氣息又為之一變。

    變得干燥,枯熱,焦慮。

    易天行眉頭微皺,看著場中的變化。

    下一刻,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莫殺的掌中吐出了兩朵火蓮,泛著淡淡朱紅之色,一看就不是凡間能有,乃是能融萬物的天火。

    這天火是真厲害,一般的修士碰見也沒什么辦法,除非用法寶硬抗,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像秦梓兒那樣強到變態,敢空手對天火。

    莫殺能在臺灣搏下無數兇名,能夠名動兩岸,靠的便是五行法門中的控火之術。

    但易天行不怕這玩意。

    真的不怕……

    他看著面前的火妖莫殺,又嘆了口氣:“你名字取的好,莫殺火妖,我就不殺你了。”

    在魯班門前問斧子,在關老爺門前耍大刀,在夫子門前賣論語,在太白墓上題詩篇,在小易面前玩火……

    人生五大不自量力也。

    坐禪三味經輕輕一運,少年體內的真火命逆向微微轉動,他平攤手掌向前,以掌心對著莫殺蓄勢待發的天火。

    莫殺一閉雙眼,紅潤雙唇輕張,叱喝一聲口決:“皆令得度,如我身發。”

    這是《修行道地經》,也是坐禪三味經中常用的法門。

    易天行微微皺眉,感覺對方似乎與自己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聯,再想到在會場上看見林伯時的感覺,心頭一陣恍惚。

    天火如劍,森嚴刺向他的面門!

    他正在沉思,沒料到這火妖下手竟是無聲無息,如此歹毒。

    一皺眉,一抬掌,便擋著了。

    一道并不宏廣卻格外妖艷的天火在他二人的掌間嗤嗤作響如亂發般急刺,被掌力所激,天火苗四溢!

    易天行真火命輪再轉,掌心憑空生出一道幽暗境界,所有的天火全被他的“倒行逆施”給吸進掌中!

    “我真懷疑你是我的徒子徒孫。”他靜靜看著面色驚詫的莫殺,感受著剛吸進來的天火熟悉的味道。

    莫殺沉默著,忽然腳尖一踩地,整個人如同火鳥般在這二十三樓的房間里飄浮了起來,滿頭短發忽然間變作了火紅之色,還在剎那間變長了,帶著妖異的紅光,披散在肩頭。

    半空中的景象看著格外詭秘,一個滿頭艷紅長發的女子滿臉戾氣地往易天行撲了過來。

    飛至半途,一道道若有若無的隱隱火苗從莫殺的衣服下滲了出來,瞬間大放光明,顏色也漸趨白熾。

    熊熊燃燒著的火焰挾著致命的高溫向易天行席卷而來!

    感受著撲面而來的高溫,易天行右手伸至半空,微微畫了個圓弧。

    火焰臨身,少年在火焰中微微笑著出拳。

    他身上的衣服已經燃了起來,眼前全是金紅之色,卻沒有半點緊張。他不慌不忙地外圓中方一拳頭伸了過去,“啪”的一聲輕響。

    如果比起殺人技,練過拳法的易天行可能沒有她快,但他不怕打。如果比起放火技,這火妖和天生火元的易天行比起來……嗯,這么比有些不公平。

    總之莫殺命苦,就算她對上秦梓兒可能都沒這么狼狽,但對上功法一模一樣的易天行,便是有些吃虧。

    所以小易在天火包融中一出拳,在半空如火靈般舞著的火妖便僵僵摔了下來。

    莫殺砰地一聲摔在了地上,鼻子被打出血來,抬臉無比兇狠地望著易天行,縱是美人,也神情可怖。

    火苗因這一摔四濺,整個房間呼地一聲燃了起來。

    易天行平伸手掌,像領導向游行群眾示意般向房內的四處角落掃了一圈,全數火焰都被吸入了掌中,一絲火星都沒有留下。

    此時火妖莫殺再投過來的目光,終于開始有了一絲驚嘆和佩服。

    “你究竟是誰?”

    “我是你們此行的保鏢。”易天行極紳士地向倒在地上的女殺手行了一禮。

    一直安坐于沙發上的林棲衡,縱使屋內火苗亂竄時也沒有動的他終于站了起來,走到易天行身前,滿臉溫和笑容說道:“您說錯了,我們才是您這一生的保鏢。”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