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小易快跑

    第七十章小易快跑

    易天行不是傻子,而龍頭香的這一段故事,他知道的清清楚楚,此時聽對方選了如此險題,不由咪起眼睛思忖了半晌,才緩緩說道:

    “您是吉祥天中小公子,神通無比,隨便一飛便到了,我怎么贏你?”

    “我不是神仙,自然是不會飛的。”

    “遁術?”

    “我不想傷了佛道兩家和氣,既然如此,你我各憑自身修為吧。”

    “嗯,我認識貴門的一位女孩子,好象貴門擅長法器……這個……”

    “既然是自身修為,當然一應身外法寶是不能用。”

    “白日里千里狂奔,只怕會驚擾世俗。”

    “你我擇林間山嶺而行,自然無礙。”

    “公路那是不能走了。”

    “自然。”

    “如果有人作弊怎么辦?”

    小公子安靜了半天忽然憋出這樣一句話來:“誰作弊是小狗。”

    “……”易天行笑了,發現這個冰冷冷的小公子竟然像小女孩子一樣可愛。

    “我答應你,只是勝了又如何?”

    “你說呢?”小公子輕拂衣袖,走下歸元寺正殿石階。

    見到易天行答應和小公子進行這場怪異賭局,斌苦大師咋然變色,心道此賭必輸。不論其余,單說上三天本來就是道家雜派,把賭約之地放在武當山上,這首先便是失了地利。

    易天行心中卻另有盤算,當他聽見武當山的名字時,首先想著的便是玄武,而很自然的,便想到了四神獸中的朱雀,也就是自己那個紅鳥兒子。他到此時才意識到,原來自己的紅鳥兒子真是一個來頭大的不得了的家伙。于是對武當山的玄武也來了興致。再加上晨間于湖畔靜坐時,神思偶有一得,早已料到今日恐怕是和賭這個字逃不了干系,自然也有準備。

    至于獲勝的把握,易天行雖然自負,但也知道面前這位全身黑色的小公子肯定比自己要高明不少,境界似乎也遠在自己之上。只是這位小公子頗為好笑地提出以本身修為比試,然后又要踏山尋路,這可合了易天行的心意,讓他禁不住想拜拜西天神佛,看是不是佛祖保佑自己,讓小公子想出了這般蠢的一個主意。

    以他的變態速度,只要對方不施法術,他不相信世界上有人能比自己跑的更快,更關鍵的是,易天行從小在縣城圖書館里進行填鴨式教,如今腦海中略一動念,便把自己當年實在閑得無事時看過的各式地圖翻了出來,一瞬間,腦中圖畫亂飛,他立刻擬定了一條最合適的道路……而且從省城至武當山百三十公里,中間還有幾條大河。易天行不由美滋滋地想到:“爺們我可是能在水底呼吸的妖怪,你一個修行者不能用法寶,不能施法門,你怎么跑的過我?”

    斌苦大師本想勸他放棄這個賭約,但被易天行微微一笑拒絕了。他想的很簡單,這件事情如果能和吉祥天這樣解決最好,如果全靠佛宗給自己撐腰,自己借佛宗之力太多,這個人情就欠得大了,以后只怕不怎么好還,這“山門護法”說不定還真要去為了大和尚們拼死拼活。而在這個世界上想活的舒服一些,人情還是少欠一些為妙。

    至于輸?現在還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易天行不喜歡在勝負未分之時,便首先考慮輸的問題。更何況那柱在世俗人眼前險到極至的龍頭香,在易天行看來,也不過就是需要多加小心一點罷了。

    隨著歸元寺角樓里的一聲清遠鐘聲響起,易天行跟在那位沉默的小公子身后出了寺門,身后是歸元寺眾僧的佛偈聲聲,和扮成游客的吉祥天門人躬身行禮。

    斌苦大師眼中有些疑惑之色,心里面卻是咯噔一聲,有所感應。而竹應叟是想著,小公子為什么要讓對方在賭約里占這么大的便宜。

    竹應叟翻了翻白眼,斌苦大師頌了聲佛,各自無語。

    歸元寺之外,是省城一處熱鬧所在,有賣衣服的攤子,有拷紅薯的爐子,有四處玩耍的孩子,這個時候的街上,還有一個全身黑衣的小公子和易天行這個憊賴子。

    易天行跟在小公子身后左側約四五步的樣子,斜眼偷瞧著這個人,越瞧越是覺得這位清洌男子很是眼熟,卻怎樣也想不起來自己是在何時何地見過此人。

    路上人聲鼎沸,二人自然不可能施展手段,只是施施然地在人群間行走著。

    易天行微微一笑,既然對方不急,那自己更不用急。修行門總講究一個玄妙,一舉一動往往便有深意,誰沉不住氣,便先落了下乘。

    他如今身份已經不再是一個簡單的生,所以也要會一些修行門中的模樣。

    出歸元寺外不遠,穿過嘈雜的市場,繞過密密麻麻的人力游覽車,易天行隨著小公子的步伐漸漸走到大街上。此時正是初秋,陽光溫柔,天高云淡,空氣中傳來一陣陣燒枯葉的干燥氣味,二人的腳步漸漸趨于一致。

    一踏一放,一前一后,似乎頗有默契。

    這兩個對手,一個是無師自通天火絕技的少年,一個是修行門中最為強大的上三天小公子,他們之間的較量,會怎樣開始呢?

    如同閑庭信步一般地走著,這般走了兩個鐘頭,終于沿著省城的二環路出了市區,來到了一處比較安靜的路口。路口兩旁有鐵軌穿過,左右是些零散的民居,往前方望去,不遠處可以看到金黃一片的油菜花田。

    易天行看著秋風輕輕吹拂著油菜花田金浪微紋的美麗景象,一時不由呆了,嘆道:“好美。”

    他身前不遠處的小公子也靜了下來,半晌后輕聲說道:“就從這里開始吧。”

    “好。”易天行微微一滯,然后應了聲,仍是緩緩向前走去。

    小公子喊了開始,似乎卻也并不急于前行,也隨著緩緩向前。

    兩人一前一后走進了黃燦燦的油菜花田間,若是不知情的外人看到,一定以為這兩個人是來踏青的年青子,正十分享受著自然的美景,哪里知道一場不限賭注的賭局便是要從這里開始。

    易天行側頭向小公子望了一眼,有些失望地發現仍然只能看見這人美麗的下頜,嘆了口氣。

    一聲嘆息,卻驚起了油菜花田里飲蜜的一只五彩蝴蝶。

    蝴蝶飛起。

    易天行目瞪口呆地看見一身黑衣的小公子也像一只蝴蝶般飛了起來。他正想開口驚呼,卻看到小公子一振雙臂,腳尖輕輕點上一枝油菜花伸到空中的枝丫上,枝丫一顫,小公子的身體便疾疾向前飛去,其速不可言諭,直似一道輕煙,劃破金色花田上空,以肉眼難以看清的速度向著西邊掠去!

    “不準飛!”這是易天行的第一個念頭。

    “不是飛,是輕功!”這是易天行的第二個念頭。

    “俺可能會輸!”這是易天行的第三個念頭。

    少年郎體內不服輸的勁頭也起來了,他要與這修為高深的小公子比一比自己最拿手的速度!易天行知道自己跑的快,但不知道自己究竟能跑多快,在縣城里的垃圾山上他沒有機會表現,扛著一張大床往省城里奔時又忌憚斷腿小肖的傷勢,未能盡興。

    今日,讓我像阿甘一樣地跑吧!

    腳尖深深踩進松軟的土壤里,易天行腳背一弓,小腿的肌肉緊束成絲,爆發力迸起,整個人便化作一枝利箭向前沖去。

    他不會輕功,恃仗的便是自己非人的力量。

    這一跑,聲勢駭人。金黃色的油菜花田被他橫生生地穿過。他每一腳都會深深踩入土里,然后憑著強大的反作用力向前撲去,姿式雖然極為不美,速度卻是快逾利箭,每一腳之間的間隔往往都在二十米左右,仿佛就是吃了興奮劑的約翰遜忽然被五十條大狼狗在追,又像是一個小個子夸父追著太陽一般夸張。

    金色花田此時仿佛被一個妖怪匿身其中,中間被易天行的身體生生收割出來一條道路,就像是被天人寫了一道驚心動魄的一字。

    隨著咚咚的踩地之聲,易天行也踏上了前往武當山的旅程。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