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無名火起

    第五十九章無名火起

    宗思面色一肅道:“你的進境太快,修行門中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出過你這種異類。你既然向著歸元寺與我門中為敵,小公子留你一命乃是后患,今日我便要收了你。”

    火焰中的易天行笑道:“收了我?當我是妖怪?據聞上三天雖然神秘,卻不涉世事,尤其是吉祥天門中,修器無數,但嚴禁涉足塵世爭斗,你們幾番與我過不去,難道不怕門規處置?”

    宗思冷冷道:“短短數月,你從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人,便有了如今連我都不如的修為,是不是妖怪又有誰知道?”

    易天行聽他說中自己心中隱隱所憂,咧嘴嘿嘿笑了聲,白白的牙在嘴唇上飄著的游移火苗中顯得格外明亮:“是人是妖,難不成是由你們吉祥天來定?”

    “不拘是人是妖,你敢與小公子為敵,便是死路一條。”宗思陰冷應道。

    “啪!”的一聲輕響。

    不知如何,先前還盤膝坐著與那盞油燈搶奪火元控制權的易天行,此時卻像一陣風一樣地飄到了宗思的身后,火掌輕推,拍中宗思的肩部。

    宗思一聲怪叫,整個人被這一掌擊的斜斜地掠上天空。

    易天行剛才等了半天才等到這個機會,見他在半空中防御大亂,哪肯錯過,右手中指一彈,一粒朱火便向著他的胸口急射。不料場中的那盞小油燈果然厲害,竟似有極大的吸引力,強自把這枚朱火引偏了數寸,沒有擊中宗思胸口要害,而是擦著他的臉頰過去,留下一道深深的焦痕。

    宗思悶哼一聲,往林梢里一鉆,帶著肩頭火光不知循入何處。易天行咪眼看著,也不知道這小子用了什么手段,竟把自己拍到他肩上的離火弄熄了。

    此時宗思先前設下的結界雖破,但林間火苗處處,青葉青枝被燒得升起陣陣濃煙,林間幾不可視,而宗思雖遁,那盞泛著淡淡暗金色的古樸油燈卻依然平空停留在易天行身前不遠處。

    易天行此時顧不得去追殺受傷的宗思,心想這人修為境界比自己低也敢來收自己,看來面前這破油燈肯定是個了不得的法器,想到這節,再看著自己體內真火汩汩而出,繞著油燈不停打轉,怎么也招不回來,于是不免有些忌憚,心中惴然,在油燈前復又盤膝坐了下來,想尋思一個對付法器的方法。

    他心想宗思受了自己離火一掌,應該受傷不淺,雖然油燈和“火精”在對付自己,那廝定不敢走遠,不過也應該沒有什么勇氣再來偷襲自己,于是安安心心地坐了下來,在腦海里挖出佛宗的無上法門。

    “物雖有生,不積聚,不滅,亦不舍眾形,雖沒而不滅。”易天行一顆玲瓏心,暗自運著觀品之心,隱約感覺火元與天地間諸般真氣相似,也講究個去歸之途,但卻始終找不到具體法子,不免有些著急。

    佛心一動,神識稍亂,卻直透林梢煙霧感受到了那個鳥兒。

    那個紅色的鳥兒正在林梢掠翅急飛著,似乎頗為著急。

    原本青青的林梢,此時已被林間火苗燎的枯干一片,在林間的空地上,易天行盤膝坐著,十分吃力地對抗著古銅油燈中昆侖火精的神通,而在林梢深處,還有一雙陰煞氣十足的雙眼盯著他。越過林梢頂頭,可以看到有一只渾體通紅的小雀兒正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來回疾掠,似乎想要沖入林中。

    “千萬別下來。”易天行暗自默禱著。

    他現在還有一抗之力,暗運三味坐禪經,靈機一動。

    “內外出入息,去則心影隨。”

    禪經真言一出,體內殘余的火元正緩緩沿著腹中某處慢慢轉運起來,初始薄淡,卻漸運漸厚,形成一道水中急流一樣的漩渦。他以心經暗觀自身,發現這一大異象,卻不知是福還是禍,但不論如何,火元漩的吸取之力較諸先前要大上許多,那盞要命的油燈吸取自己火元的速度減緩了許多。

    易天行雙眼靜靜看著油燈內的那一點幽幽火光,實在是想不明白這樣不起眼的東西,竟能有如此大的神通,此時才想起歸元寺斌苦大師曾經提過,吉祥天最擅煉器,自己與宗思對敵之初,看他修為不過爾爾,卻忘了他可能帶著的法寶,實在是愚不可及。

    雙眼看著前方自己火元組織的數條火龍繞著油燈不停周旋著,他的神識卻放在林子上方,十分小心地注意著宗思的舉動和小朱雀。

    右上方的林梢一陣微動。

    易天行知道,宗思要來了。

    此時他體內火旋漸快,慢慢要與油燈的吸取之力持平,宗思卻要來了!

    易天行一陣微慌,不知應該先顧著那頭。

    正想著,便聽見上空一段咒語響起:“震離坎兌,翊贊扶將!”肩頭一片漆黑的宗思挾著陰煞之氣向他撲了過來。

    隨著這句道家真言響起,易天行面前的那盞油燈驟然大放光明,一股極強大的力量從那處傳了過來,先前還繞著油燈的幾條火龍頓時被吸近了三分!

    易天行悶哼一聲,將身子強自一扭,恰恰躲開宗思的天外一掌。

    但那宗思身法奇異,竟似無形無質般,身子挾著道道殘影繞著他周旋,間或伸出一掌。

    易天行雖然速度奇快,但此時大半副心神全都被場間點著火精的油燈系著,盤膝而坐,便只有被動挨打的份,不由好生郁悶。雖然他反應快,但行動不便,終究還是被宗思拍了幾掌,雖然身子堅實不會受傷,但肩頭后背火辣辣的痛還是令他無名火起。

    無名火起?

    易天行心中想了這句話,下一刻便悟了對敵之道。宗思又是鬼魅般飄近,毒辣一掌擊出,將將要擊中他肋下時,他心神一動,法門疾出,一團真火便從自己的肋下滲了出來,直燒宗思的手掌。

    宗思怪叫一聲,左掌穿腋而出,替了右掌便要擊打他的面門。

    但他的身法雖然詭異飄忽,卻終究及不上易天行神思一念之間的迅速,手掌還未觸及面門,又是一團真火迎了上來。

    易天行此時體內真火雖然和火精油燈玩著老鷹抓雞的游戲,但殘留的真火卻足以應付宗思的拳腳。

    如此交手幾個回合,易天行定下心來,知道宗思除了這件法寶外,便只有依賴自己的拳腳功夫,這倒是不大怕的。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