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開會開會

    第三十九章開會開會

    高陽縣城里,有一處建筑易天行最為熟悉,那就是縣圖書館。這些年,圖書館的位置被隨著經濟發展而慢慢腫脹的菜市場擠占,慢慢地被擠到了一大堆居民樓群后面的小巷里。如今的縣城圖書館建在一個公共廁所旁邊,外觀古樸老舊,易天行每來此地,便會嘆息一陣。

    易天行打小記憶力驚人,加上一直牢記五柳先生那句“好讀書,不求甚解。”聰慧過人,又不求甚解,于是乎看書的速度較諸尋常人快上太多,自然也就會出現無書可看的情況,這樣一來,縣城里的圖書館就成了他無事時淘書的最佳去處。

    來的次數太多之后,他對這館里的一切數字都了然于心。縣城財政緊張,更無余錢支持圖書館,所以到了易天行離開縣城的時候,圖書館也只有圖書六萬冊,外圖書不足千冊,幸虧各類工具書倒有四千多種,至于古籍線裝書之類更是少的可憐。

    易天行在此看書十年,屬于典型囫圇吞棗式讀書法,站在布滿灰塵的書格間且行且看,一本接一本地拿起放下,沒有感覺到太多閱讀的美妙,卻是往腦子里裝了亂七糟的一大堆記憶。他一直不知道自己記的東西有沒有用處,但今天動念要查帳的時候,看過的的那幾本企業成本、會計原理,便在一瞬間浮現在了腦海里,一條一式清晰無比——知識果然就是力量就是好處啊,他暗自嘆著——而事實上,這些好處將伴隨著他這光怪陸離、峰谷相迭的一生。

    帳冊用紙倒是蠻專業,又薄又平很不好翻。正好易天行嫌那碗鐵觀音苦,不肯再喝,就用無名指蘸了少許金黃的茶水,輕輕翻弄著面前的帳冊,無名指的指端像機器一般快速蹂躪著帳頁,就好像paul

    gilbert疾速而又清秀地拔弄吉它弦。

    他越翻越快,坐的離他最近的袁野和小肖竟然瞪目結舌地發現自己聽到了陣陣風聲,卻看不清帳頁的翻動的痕跡。

    以這種變態的速度,尋常人能看清幾個數字基本上就可以參加奧運會十米移動靶,和后年拿冠軍的楊凌一爭高下,更何況還要查出問題來。于是剛開始還盯著他查帳的眾流氓頭子愈發相信這只是一個過場,開始放松地打起呵欠來。

    易天行卻是在高速中把帳上數字看的一清一楚,在腦中高速運算著,結果越算越是搖頭,待把第三冊翻完后,終于忍不住皺了皺眉,暗道這古老太爺真是當個甩手皇帝,竟把這大的家業留給下面的人偷吃混喝,轉頭問袁野道:“袁叔,公司的帳目平時是誰管?”

    “怎么?出什么問題了?”袁野一驚。

    在會議室里無聊的眾流氓們也一個激靈,豎起耳朵聽著。

    易天行微微笑了下:“袁叔應該不大管帳吧?”

    袁野面上一窘,黑黑的精悍漢子竟露出一絲赧意來,道:“這個……沒讀過……”

    易天行又一笑,趕緊攔住他自曝其短的話,說道:“袁叔是公司總經理,自然不會去理帳目這種小事,公司里請的哪家事務所的會計?”

    袁野一愣,自己這些混黑道的人還真沒想過要請什么事務所,困惑道:“事務所?鵬飛工貿有自己的會計,林姐,林姐,你來一下。”他大聲喊著,過了會兒,從會議室外面走進來了一個中年婦女,那中年婦女頭發盤著,面容尋常,看到會議室里有這么多平時避之不迭的大佬,有些畏懦地走上前來,低聲道:“袁總,有什么事?”

    袁野指著易天行介紹道:“這是……”他愣了一愣,“……這是公司的易董,有些帳目方面的問題要問你。”

    林姐眼神微微一懼,馬上低下頭問道:“易董,有什么事情?”

    易天行眼角余光瞥見會議室內有好幾個人表情都開始緊張起來,頓時了解于胸,溫和笑著說道:“林姐是吧?家里經濟情況怎么樣?”

    “自從來公司上班以后,還算過得去。”林姐本來是省城一家紡織廠的下崗會計,也是迫于生計,才出來尋找工作,也算她運氣不好,好不容易有一家公司肯用她,這公司背景卻不大干凈。

    易天行想了想,皺眉道:“家里有孩子嗎?”

    林姐不知道這位年輕的易董想做什么,有些無助地看了袁野一眼,才怯怯應道:“有一個兒子,在上高一。”

    “高一啊。”易天行一嘆,心想那比自己也不過小了三四歲,斟酌了會兒說道:“林姐,您會計證拿了多少年了?”

    “我是中財畢業的,畢業的時候一起發給我們了。”林姐說到自己當年讀的大,臉上煥出一絲光彩來。

    易天行溫和一笑道:“既然是中財畢業,那肯定應該記得你們老師上的第一課?我們國家所有的財務校,似乎第一課都是講同樣的內容。”

    林姐臉色劇變,身體也開始抖起來,卻不肯說話。室內眾人心里有鬼的開始犯嘀咕,心中坦蕩的人卻開始奇怪和好奇財務校第一課是什么內容。

    “不做假帳。”易天行看著她微微一笑,“這是做會計的人,最基本的職業操守。”

    他將自己面前的帳本合上,對這位年紀足以做自己母親的人說道:“我相信您的品行,也相信您有許多不得已的地方。但事實上您做錯了,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所以請離開我們公司。”

    他淡淡地一句話,便決定了鵬飛工貿一個財務人員的去留。

    林姐一愣,眼眶一紅,微微抽泣道:“對不起,對不起,可我……家里還指望我每月的工資……”易天行冷血地搖搖頭,袁野也隱約猜到是這位古怪的三少爺從帳目中查出了什么來,于是給手下使了個眼色,便有人領著林姐出門去財務科結帳走人。

    一直坐在下面聽的流氓頭子們,開始有些坐不住了,他們不知道這個會計的去留意味著什么,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場暴風驟雨的來臨,流金歲月會所這間有些奢華的會議室,開始陷入一陣古怪的沉默當中。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易天行終于再次開口了。

    “哪位是秦響林?”

    一聽見這個人的名字,底下眾人齊齊發出了聲輕呼。連一直在易天行身邊安坐若素的袁野,面上也露出了極不可思議的神情。

    易天行不管這么多,只管微笑看著會議室里的眾人。終于,有一個瘦骨嶙峋的老人顫巍巍地站了起來。袁野忍不住在旁邊輕聲說道:“易董,這是公司里的元老,解放前就和老太爺一起闖江湖的,身子骨老了,讓他坐下可好?”

    易天行微微一笑,示意那位老人坐下,自己用兩根手指拈了冊帳簿,晃悠悠地從大班椅上站了起來,走到了老人身邊,半佝著身子說道:“秦老爺子,給您看個東西。”

    那秦老爺子鼻子一哼,說道:“小孩子家家的,盡弄什么玄虛?有什么就快說,老頭子我還要去喝茶!”

    易天行摸摸鼻子,把帳冊在他面前翻開,伸出食指在帳冊上面輕輕點了幾個地方。旁人也看不見他點的是什么,但只見秦老爺子臉色一下變了,猛地側頭看了易天行一眼。

    易天行貼著他的耳朵,微微笑著輕聲說道:“得勝街的門面租金,我只要拿一半回來,剩下的一半就算您養老的。”

    秦老爺子臉上青白相間,憋了半天,壓低了聲音說道:“易少爺給足了我面子,我自然也知道怎么做,后天到帳。”接著顫巍巍地站起身來,對易天行拱了拱手,又和眾人一圓手打了個招呼:“老朽去為易董辦些事情,諸位兄弟在這里照拂著。”便起身離去。

    易天行知道這老家伙謀公中的錢被自己揭了,臉上有些掛不住,也就不去管他,慢慢踱回紅木桌前,拿起另一本帳冊,問道:“周小美又是哪位?”

    會議室里一個微有愕意的美麗少婦站起身來。

    易天行先前也沒注意到有這一號女子,這次便不再下去,向她示意過來。會議室內其余的人也被先前秦老爺子吃的悶虧弄的既懼又疑,那個叫周小美的美婦趕緊搖著腰肢,娉娉裊裊地走了過來,臉上露出極媚的笑容,柔聲說道:“易少爺,找小美有什么吩咐?”

    易天行看了她一眼,心想這女人倒真有幾分風情,幸虧還是頗有分寸,沒有把夜總會那套搬到會議室來,不然她若往自己大腿上一坐,這查帳之事算是完蛋了,嘻嘻笑著說道:“小美姐,我也給你看個東西。”說完又像先前那樣,側過身子把帳簿給她一個人看,用手指點了幾個地方。

    周小美乃是省城歡場的領羊,心思何其玲瓏,一下便知方才秦老爺子因何事而退,眼珠子一轉,便嗲聲道:“易董真是英明,只是最近省里在抓什么精神明精神建設,各處管的嚴,生意太清淡了,向省百批進的酒水帳都沒法兒清,所以挪了些交公的款項,我保證,最遲兩個月就能有個交待。”

    “交待倒也不必,兩個月也是太長,我給你三天時間,把這塊抹平。”

    易天行對她說話就不像對秦老爺子說話那么客氣,冷冷續道:“另外你也別想打手下那些小姐的主意。來之前我也了解了一下,省商和金羊廣場周邊的那幾家夜總會一直是我們公司管理,但公司向來不在你手下的皮肉生意里抽頭,只是走周邊貨,讓你代收款子,若這點兒現金帳也有缺口,我實在是很懷疑你辦事的能力。”

    周小美臉色變了變,知道這個主兒腦子太清楚了,不敢再多廢話,她可不比秦老爺子的江湖地位,臉皮薄可以直接走,應了聲是還乖乖退回了自己的座位。

    易天行忽然笑了一下,看著會議室里的眾人說道:“我們是一個一個來,還是大家自己來?”

    會議室里眾流氓頭子面面相覷,心知若是一個一個和這位精明少爺對帳,那就是輪著上來被他涮一道臉皮;若大家自己此時認了,呆會兒私下往公司里打帳,還能留個面子。想到這個道上人最在乎的面子,眾老大雖然有些心痛吃到嘴里的錢又被充了公,但還是強打著精神說,易董不要太辛苦了,這些事情讓下面的人弄就好,保證幾時如何云云。

    易天行在心中偷笑了一下。其實剛才查帳時間如此短,又哪里能全部查完,他只是看出秦老爺子和周小美兩筆交易的的疏漏,然后拿出來當嚇猴子的死雞罷,不料竟果真應聲嚇倒了一干無膽“匪類”。

    這場平靜卻隱含寒流的見面會終于開完,會議室里就只剩下了易天行、袁野和小肖三人。袁野帶著愧色道:“平時對公司的管理實在是不嚴,好在少爺您來了,不然我真不知道以后怎么見老太爺。”易天行知道袁野也就是打架算計的好手,若真要他管企業,那純是瞎掰,不由笑著寬慰了幾句,然后又叫袁野去請個專門的會計事務所。

    “我不可能做這些事情。”易天行誠懇說道:“今天算我來開開眼界,具體的事情,我是不想插手的。”

    袁野一愣。

    臨出門前,易天行想了想,對袁野交待了一句:“那個林姐住在哪里應該知道吧?晚上給她送兩萬塊錢過去。”

    “是。”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