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問道

    第二十五章問道

    古老太爺的莊園離縣城有些遠,所以顯得有些荒僻,卻自然更加多了些清幽色彩。這里的青丘林園就建在山腳江邊,白日里郁郁蔥蔥,明媚秀麗,而這時已經是深夜,滿天的繁星投射在露臺的老少二人身上,淡淡拂上一層銀色光暈,這種大自然的清媚,卻讓兩個日常都愛耽于冥思的孤獨者更覺趣味盎然。

    易天行端起小紅木圓幾上的茶壺,左手輕輕搭在右腕上,恭謹地給古老太爺的小指杯斟滿,問道:“先前那幅畫,老人家好象頗為珍視,何苦毀了?”

    古老太爺微微一笑,用兩只手指拈著極雅致的小茶杯,摩撫數下,遞至唇邊一口咽下,待茶香沁脾,少許后方道:“你可知那幅圖畫的何景?”

    “是明朝時候的京師極樂寺。”

    古老太爺眉梢微動,贊嘆道:“金剛不壞,還有幾絲智慧殊菩薩的感覺。”

    “別亂講。”易天行雙掌合什向西邊拜了拜,他本來不信神佛,但今天被古老太爺一番洗腦,卻了是有些懼意。

    “京師寺在天啟年間就遭火災被化為灰燼了,全靠著公安袁宗道的那篇紀游才讓我們這些后來人知道當年的盛況。”古老太爺骨溜溜玩著手指上的小茶杯,眼睛并沒有看易天行,“任它鮮花著錦,烈火烹油,到末了還不過是一場冷落清秋節,葉子落了。我在黑道上浮沉數十年,眼中不知看到多少生離死別,早已看透了這些,只是一心執著記著歸元寺后的那個聲音。這幅極樂寺圖我一直用來聊寄情思,今日看見了你,更證明了你是有大神通的人,那我夫妻二人報恩的念頭也有了指望。我還留著那幅畫有何用?”

    易天行微微側著頭,面上露出一絲莫測高深的笑容,說道:“其實你說的話我不見得全然相信。”

    “我知道。”古老太爺安靜地看著他,“但事實會證明這世上有很多你想像不到的事情。區區一個高陽縣城,就有了你這個天生的怪物和我這個后天的妖邪,中華之大,我不相信沒有別的高人。”

    “那倒是。”易天行摸摸鼻子,“中國一共有兩千七百多個縣城,按概率算,咱們怎么說也得有幾個同類不是?不過……”他聳聳肩,“可我只想安安穩穩地過完這輩子,我答應替你去找那個聲音,但如果事情的進程會讓我害怕,我可能會半途逃掉。”

    “隨你。”古老太爺舉茶相敬。

    易天行一口而盡:“那現在可以說正事兒了吧?”

    莊園外面忽然熱鬧了起來,三三兩兩的人從山林里走出,當中抓著一個人,那人衣衫破爛,身上似乎有血。

    “薛三兒躲到了市里,所以抓回來的有些晚。”古老太爺說道。

    易天行想到還在醫院躺著的蕾蕾,盯著被拖到樓下的薛三兒,臉上閃過一絲妖異的殺氣,胸口處忽然急促地跳動起來,偏在此時腦中又想起了前些夜里手捧頌讀的坐禪三味經,一連串的經忽然在他的耳里響了起來,他閉目良久,臉上重又回復尋常,緩緩說道:“麻煩老人家幫我個忙。”

    古老太爺看著他。

    “幫我打斷他一條腿,然后把他趕出高陽縣。”易天行微笑道。

    “你不自己動手?復仇的快感……”古老太爺身后影子的尾巴開始輕輕搖。

    “不用了。”易天行微微笑道,心中雖沒有生出什么祥和之氣,卻也開始默念經,習個天高云淡的法門。

    古老太爺一笑道:“你鬧的滿城風雨,只是為了要他一條腿?”

    “從開始我就說的清楚,我只要他的一條腿。”

    古老太爺又笑了,給樓下的手下打了個手勢,薛三兒便像條死狗一樣被拖出了院門。

    易天行看著院中的場景,知道等待薛三兒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欠了古老太爺一個人情,那幫他找“神仙”的事兒說什么也不好推托。

    “不推也罷,神仙都是世外之人,怎么可能這么容易碰到?等我慢慢找他幾十年,到時候古老太爺也該變成真的神仙了。”易天行狡黠地一笑。

    “在想什么?”古老太爺交待完了事情,慢慢搖著走了回來。

    “在想什么?”易天行忽然愣住了,他看著頭頂滿天繁星,想到自己奇怪的身世,想到自己像妖怪一樣的體質,想到今后人間世里還不知會遇上什么樣的麻煩,忽然胸中一陣煩悶,發狠道:“什么也不想了,等事情來了再說。”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開口問道:“若您猜的是真事,世上真有上三天,那修行之人肯定講究個慈悲心。可當外敵來時,萬民陷于水深火熱之時,這些半神仙們怎么都沒出手?蒙古人來的時候沒看見他們,滿人來的時候沒看見他們,日本人來的時候沒看見他們,百姓被居上位者殺的時候沒看見他們,百姓們興高采烈互砍時也沒見著他們。您說,這些人都到哪兒去了呢?”

    古老太爺想了想,嘆口氣道:“也許修行就是要摒絕七情六欲?”

    易天行明白了,帶著鄙意笑了笑:“原來上三天真的不是人。”他說的時候把那個人字刻意加了重音,接著嘆道:“如果天上真的有神仙,那就是有了一大堆混蛋啊。”

    “古爺爺,剛才在書房里,你招呼都不打一聲就向我開槍,萬一我不像你想像的那樣,被一槍崩了怎么辦?”易天行慢悠悠地問道。

    古老太爺這時剛好轉過身去倒茶,沒有瞧見少年眼睛里閃過一絲莫名笑意。

    “嗯,這很好解決,如果你被一槍打死了,那就說明你只是個蠻力十足的高中生,而不是我找的有神通的人;既然如此,你死了可以平息縣上那么多道上兄弟的怒氣,又可以賣薛三兒這混俅一個救命之恩,何樂不為?若這般你就死了,也只能怨你命不好。”他說的很自然,面上沒有一絲不好意思。

    易天行吸了口冷氣,這才回過神來,眼前這位是殺人不眨眼的黑道龍頭,而不是剛才自己一直錯覺的和藹老爺爺。

    “古爺爺。”他甜甜一笑,“剛才我說上三天的人叫什么來著?”

    古老太爺不以為意應道:“你說他們不是人是混蛋。”

    “其實你們這些混黑道的啊,才真是混蛋哩。”

    “這話怎么說的……啊!

    老狐貍像是被人踩住了尾巴,一聲慘叫。

    易天行恨恨地把自己的腳掌從老狐貍的腳上移開。

    古老太爺疼地直抽涼氣,揮手趕開跑上露臺來的保鏢,扶著高中生的肩膀低聲問道:“娘的,你的腳就像根鋼柱,快說,你踩斷了我哪根骨頭?”

    “按我這腳的力氣,第一和第二根跖骨……”易天行笑的像剛剛吞了狐貍的餓虎:“都有裂縫。”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