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肇事逃逸者死

    第十七章肇事逃逸者死(本章免費)

    長安小貨車的油門像一頭絕望的野獸般轟鳴著,發動機在怠速的情況下仍然像破風廂一般響個不停,在這月夜里奏著血腥的破車破聲。車大燈雪白的燈光照在路邊,隨著油門的轟鳴輕輕抖動,像是映照在水幕上的燈光一般美麗。

    燈光照著的地方,有一對青年男女躺在地上,沒有動彈,不知生死。

    長安小貨車駕駛室里坐著兩個人,司機位上那個用有些抖動的手指取下自己唇邊的香煙,對旁邊那個說道:“你看這兩個人死了沒有?”

    “不知道,希望死了。”旁邊那個人黑黑瘦瘦的,臉上滿是緊張之色。

    司機狠狠地拔了一口香煙,把煙狠狠地噴在面前快要碎落的擋風玻璃上,從夾板上取了一只黑黑的手槍,轉手遞給旁邊那個黑瘦個頭的人,“三爺說了,這個生一定要死,你去補幾槍。”

    “不用了吧。”那黑瘦個兒顫抖著聲音說:“這么快的速度撞上去,擋風玻璃都快爛了,哪還能有命?”

    “快去。”那司機命令道。那黑瘦個兒抖著手掌接過手槍,哭喪著臉說:“三爺要我們辦事兒,可沒說要動槍啊。”

    司機看他膽小,吞了一口唾沫,艱難說道:“一個后生就這么死了,不過我們不做,三爺也不會給我們好果子。”

    “要不干脆別動槍,動槍可就是大案了,公安一定會死查的。如果就這么撞死了,頂多算一個交通意外。”黑瘦個兒問道。

    “那三爺那里怎么交待?他把槍交到我們手上,說準了一定要打腦袋打三槍的。”司機為難說道。

    “別管。”黑瘦個兒睜著血紅的眼,“咱們把槍拿著回四川,到時候咱們縣城誰還敢和我們斗?”

    司機高興地點點頭,唇角露出一絲獰笑,“對,以后再也不用看薛三兒眼色了。”

    黑瘦個兒又問:“那這兩個生怎么辦?”

    “應該死了吧。”

    “如果沒死透怎么辦?”

    “那壓過去!”司機惡狠狠地說道,然后腳尖輕輕點點油門,左腳離了離合器。

    易天行和鄒蕾蕾被長安貨車撞上的時候,在那一瞬間,易天行做了一個動作——從自行車上轉過身來,抱住了一臉茫然的鄒蕾蕾。

    只是一瞬間,但已經夠了,至少足夠他用自己的身體擋在這輛小貨車的身前。

    只要蕾蕾沒事就好。

    易天行在那一瞬間,只有這個想法。

    下一刻,他便感到自己被一個極堅硬的東西狠狠地撞到背上,然后是后腦重重地磕在車窗上,還隱隱能感覺到擋風玻離破碎的聲音,再接著便是看到蕾蕾無助地撞進了自己懷里。

    接著兩人便飄了起來,被一輛疾駛而來的汽車撞飛了,慘慘地跌到路邊。

    被汽車撞飛的他感到有些頭暈,勉強睜開眼,卻震驚地發現懷里的蕾蕾閉著眼睛,唇角露出一絲血絲。

    然后便感到地面一陣陣抖,那輛汽車開了過來,來到了身邊,燈光耀眼!

    是要壓自己!

    易天行來不及做別的動作,只來得及趕在車輪及身之前,伏在了鄒蕾蕾的身體上,雙拳撐住地面,雙腳也用力蹬著,將鄒蕾蕾全部覆蓋在自己身體的保護下。

    車輪緩緩地碾上他的身體。

    易天行雖然知道自己身體結實力氣大,但也不知道能不能頂得住汽車的碾壓。他發狠地輕吼一聲,身體繃的筆直,每一根肌肉都緊緊地用著力,牢牢實實地護在鄒蕾蕾身上。而這聲吼落在長安車中的那兩個人耳里卻是臨死前的悲嗚。

    感受著汽車重重地壓在自己背上腿上,易天行額上青筋一現,腦中閃過一個數據:長安車長三米四,自重九百二十公斤,加上這里面的兩條豬,得有一噸了吧。

    叭地一聲響,他的雙掌壓碎了人行道上鋪的石磚。

    他用力撐著,好不容易捱完了兩個輪子間兩米多的距離。

    兩米多的喪魂路。

    長安車壓過了他的身體,然后加大油門,向夜色里沖去。

    易天行從地下一縱而起,揀起人行道上一塊書本般大小的大個鵝卵石,然后向那即將要消失在夜色中的長安小貨車擲了過去。

    說擲或許并不貼切。

    因為這顆鵝卵石被他用盡了力量,挾著無比的怒氣,出手后竟是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的程度!竟帶起了一道極凄厲的風聲,在夜空里呼嘯著撲向那輛正在逃逸的小貨車。

    轟的一聲響!

    那輛小貨車竟被一塊石頭打的在路面上跳了起來!巨響過后,車后廂上破開一個臉盆大的破洞,鐵皮向外翻著,看著猙獰無比,也不知道駕駛室的情況,只看見高速下的小貨車忽然走的歪歪扭扭起來,忽然撞上了路間的隔離墩,斜斜地向上空飛去,在空中翻了幾轉,重重地摔在地上,碎屑四濺,轟的一聲爆炸了……

    整個高陽縣的棚戶區都被這聲巨響驚醒了,而始作傭者易天行卻是看都沒有看那輛小貨車所引發的煙火盛景,鄒蕾蕾還是昏迷不醒,易天行必須把她送到醫院去,所以沒有什么可以耽擱的時間。

    易天行像只猴子一樣迅捷無比地爬上路邊的樹,斬了幾截筆直的樹枝,然后把上身的衣服撕成條,小心翼翼地綁在鄒蕾蕾受傷的腿上,皺著眉頭看了下包扎,覺得應該能管用,便抱著她朝著縣醫院的方向筆直地奔去,只是跑的分外小心,生怕顛簸會讓懷中的女孩痛醒了。

    看見了縣醫院的大門,易天行才終于松了口氣。

    他抽空看了一眼身邊某處街區上空飄浮著的濃煙和火光,沉穩堅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妖異的笑容,而這絲笑容甚至連他自己都沒有發覺。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