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蝴蝶在天上飛

    第十二章蝴蝶在天上飛(本章免費)

    “報告。”

    “進來。”

    易天行微笑著走進了班主任袁老師的辦公室,這才發現除了袁老師殺氣騰騰望著自己,幾名年青的女老師伏首教案工作外,辦公室里的沙發上還坐著一個胖子,他馬上立正,高聲喊道:“校長好,老師好。”

    胖子校長笑呵呵地讓他坐下,開始問話。

    “易同啊,最近生活上有什么問題沒有?”

    “沒有,謝謝校長關心。”

    “你一個人住著,可要注意安全啊,現在社會上治安不好。”

    “知道了。”易天行笑的比誰都甜,心里比誰都苦,心想這胖校長羅嗦的名氣果然不是假的。

    “校下期的助金開始申請了,你不要忘了。”胖子校長還在慈眉善目地塑造和藹的形象。

    “謝謝校長提醒,我今天晚上就回家寫申請。”

    “記得要讓你們當地的居委會主任寫份證明,蓋公章。”

    最終是易天行的班主任,那位長著三角眼的袁老師聽不下去,連連咳了數聲,然后問道:“今天校長來,是因為門衛反應,說你上周六在校門口牽扯進了一件流氓斗毆事件,來問一下,是不是真的。”

    易天行看著這位袁老師的眼鏡,半天沒有說話,忽然挑挑眉角道:“準確地說,我是成功地制止了一件流氓到教育機關滋事的案件。”

    袁老師氣不打一處來,臉掙的通紅,怒斥道:“如果有流氓來鬧事,就憑你也能制止?”接著轉身對校長說:“您看見了吧?我就說過,這孩子雖然本性不壞,但長年生活在社會底層,和社會上那些事情總有脫不了的干系,我看那起流氓斗毆就是他喊人來的。”

    胖校長嗯了一聲,滿臉困惑。

    易天行越聽越不對勁兒,嘴角淺淺一笑說道:“您是法院不?就這么判我罪?”

    校長也笑了,說道:“這孩子,對老師說話客氣些。”轉頭又對袁老師說道:“小袁啊,你雖然有你的判斷,但是也不能過于武斷了。”

    袁老師堅持道:“那你打架總是事實吧?這至少也要記條過。”

    “記吧。”易天行無所謂的應道。

    “你平時在家里作什么?”校長插嘴道。

    易天行一愣,下意識答道:“看書習揀破爛。”

    正在吃力裝作努力工作,一面在堅著耳朵偷聽的年青女老師們終于忍不住笑了出來。

    校長也呵呵笑道:“倒是蠻單純的生活。”

    袁老師有些不滿校長的和顏悅色,用手指擊打著木桌上的玻璃壓板,厲聲說道:“如果真是天天在家看書,怎么成績總上不去?”用手指指著易天行的鼻子大聲說道:“要我信你天天看書,除非你這次考試考進前十!”

    校長皺皺眉,心想這位年青的袁老師也太不穩重了,正準備說話,不料易天行淡淡應了聲:“好啊。”

    眾人皆驚。

    易天行微微一笑,說:“既然說完了,我可不可以走了?”

    “一起走吧。”胖校長嘆了口氣。

    走在教師辦公樓的二樓長廊里,校長喊住了正準備沖下樓的易天行。

    “有把握嗎?”

    易天行看著校長胖胖的臉上慈愛的神色,唇角微微掀動,笑著應道:“沒事兒,您瞧好吧。”

    校長笑著搖頭走近他身邊,拍著他肩膀說道:“生會把周六知識競賽的名單報上來了,我是看見你的名字才問你的,可不是考試的事情。畢竟我還是知道你小時候的一些事情,若你肯用功,進前十雖然有些辛苦,但問題也不會大。”

    易天行這才知道校長問的是周末知識競賽的事情,笑了下:“我以為校長都是管大事的,沒想到還會搞調查研究。”

    校長看著面前這個年輕人,暗自點了點頭,心想一個高中生能對著自己一個校長不卑不亢,談笑自如,果然不錯:“調查研究我是不會做的,不過老鄒是我老同了,前些天同三十年聚會的時候聽他提過你。”

    “鄒老師?”易天行有些驚奇地說道。

    “是啊。”校長看著他的眼睛,忽然帶著一絲促陜說道:“沒什么事兒了,不過以后注意一下,不要在操場上面摟摟抱抱的,不大好看。”

    易天行這才知道剛才自己抱鄒蕾蕾的舉動全被這胖子瞧進了眼里,不由大窘。

    周六很快就到了,車棚旁邊那間縣中最大的電化教室里面人聲嘈嘈,易天行、鄒蕾蕾、胡云三個人做為一班的代表隊正在電化教室外面的梧桐樹下等待。

    鄒蕾蕾代表班級出賽沒什么特別,這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胡云雖然在社會上有些不干凈,但在班里面成績也算優秀,而且雜書讀的挺多,同們也不會有意見。唯獨是選了個成天悶聲悶氣的易天行,著實讓全班同跌破了眼鏡,有些愛說酸話的女生更開始小聲說起鄒易二人的是非來。

    易天行根本不會在乎別人怎么看,他生就了膽大疏懶的性子,若不是鄒蕾蕾硬逼著他,他又何苦做戲給人看?不過畢竟是第一次登臺,雖然不是表演唱歌,但總是要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心中難免忐忑,雖然臉上沉穩之極,沒露出半分來,嘴里卻不停地咕噥著,細細聽才知道他唱的是張洪量的那首美麗的花蝴蝶。

    忽隱又忽現,

    留戀花從間,

    你如此多戀,

    嬉戲不成眠。

    鄒蕾蕾嗔怪地盯了他一眼,拿起手帕在臉上扇著,盼著能稍去熱氣,難受說道:“本來就煩又緊張,你還老哼歌干嘛?”

    胡云長的白白凈凈的,唇薄眉直,他在一邊冷冷接話道:“早就和你說過了,如果怕就不要來,這是集體答題,雖然我也不指望你能知道幾個題,但你也不要太給我們丟臉。”

    易天行不會動怒,他只是略帶嘲意地看著胡云,然后聽到課堂里的主持人開始請參賽選手入場了,便施施然往里走去,嘴里輕輕哼著。

    “你象只蝴蝶在天上飛

    飛來飛去飛不到我身邊”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大奖dj18dj